目前分類:小說完稿 (2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DMMd / Mink x 蒼葉

敏蒼回碧島過生日甜甜文完稿!!!!

白煙管是去年生日賀文捏造的生日禮物~~

********************************

「外婆!我們回來了!」

「喊這麼大聲是要吵死誰!我還沒到耳背的年紀啊!」

「好啦,哈哈哈~」

許久沒回來,這裡的一切還是跟記憶中一樣。
雖然身在另一個國家的時候也經常互通電話,果然還是像這樣近距離直接聽一番怒斥聲最能感受到外婆的活力。
看到外婆依然健健康康的,真是太好了。

「這個時間,都餓了吧?飯菜快好了,再等一下就能開動,快點進來吧。」

「哇!好久沒吃外婆煮的飯了!外婆,我也來幫忙!」

「這個笨孫子,Mink搭那麼久的飛機回來,你好意思讓他搬這麼多行裏?去幫他搬完才准吃飯!」

「是,遵命~外婆真是的,我也一樣搭了很久的飛機啊……」

後面的碎唸特意壓低音量沒讓外婆聽到。
不過,人在玄關處理行李的Mink可是聽得一清二楚。

「真是,愛抱怨的小鬼。」

講這話時,他故意背對蒼葉,甜甜的揚起嘴角。

「我才不是小孩子呢!」

「小鬼就是小鬼。」

在蒼葉氣噗噗靠過去要接走他手中行囊時,Mink順勢彎腰歪頭迎上去。
輕輕的,掠劫一個小吻。
把蒼葉嚇了一大跳。

「笨、笨蛋!這裡是另一個家,被外婆撞見怎麼辦!」

慌張又不敢大聲張揚,努力壓低音量窸窸窣窣的發出抗議。

「沒怎麼辦。不想被看到的話就少動嘴多做事。」

眉毛高挑,一副勝利者姿態。
相處這麼多年,罩門全被摸透了,Mink有時心血來潮就會這樣,冷不防的作弄一下。
蒼葉也不能拿他怎麼辦,只得乖乖閉嘴幫忙把成堆的行李搬去客廳。

午餐時間,餐桌上的菜色異常豐盛,全是蒼葉的最愛。

「哇!是燉肉!我最喜歡燉肉了!」

「蒼葉,在開動前,有個東西要先拿給你看。」

外婆背著手走向隔壁的客廳間,從櫃子的抽屜裡取出某個東西,慎重其事的交到蒼葉手裡。
那是一張明信片。
照片圖案的那一面有著一大一小,青藍色,非常漂亮的蝴蝶。
還不用翻到背面,蒼葉就已經猜到寄件人的身份。
他又驚又喜的抬頭看向外婆,嘴唇張張合合講不出話。
外婆祥和的回答「上禮拜剛寄達的。」
蒼葉在翻面前還特意深吸一口氣,免過度激動到整個人飛起來。

文字的那一面寫了幾行簡單的問候語,以及「親愛的小蒼葉,祝你生日快樂」,最後署名奈因和遙香。
蒼葉終於忍不住滾滾淚珠奪框而出。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去年寫的生日賀文和片段,加筆併稿惹!!!!!!!
敏蒼幸福恩愛qqqqqqqqqqqqqqqq

************************

「明天早點起來,我們要出門一趟。」

即使追問了要去哪、做什麼事,Mink也僅是含糊地答了「有點事要辦」便不再多話。
他經常如此,這幾年來蒼葉也習以為常了。
確認過沒有需要帶的東西,其餘就任他安排。

隔天的拂曉時分,蒼葉靠坐在床邊,半睏半迷濛的被Mink做了一番妥善打點,最後用一條吸飽清涼水的毛巾抹醒那張呆臉。

「Mink…早安。」

「早。」

男人收拾臉盆,金色的眼瞳與窗邊透灑進來的和煦柔光相互輝映,是蒼葉喜歡的色調,看著看著就自然地泛起笑意。
輕鬆愉快的蹬腿下了床,也跟著手腳俐落的做起行前準備。

「蓮、Rulacane,那就麻煩你們看家了。」

『啊啊,放心吧。』

『路上小心。』

Mink說要去的那個地方不需要帶allmate,這表示前行的目標並不是山腳下的城鎮。

四月早晨的山風取來林中川流的冰澈,隨興挑撥行山者的風衣長擺和手織斗篷。
厚繭的手牽引骨感的手,斗篷邊幅的流蘇在風中掀浪花,布面繡的鳥紋生動起舞,在青藍色的蕩漾水絲邊啁啾戲耍。
相繫的身影出了森林,又沒入下一塊林區,踱過了溪畔又步過了石階。

蒼葉認得這路線。

雖然很少行經,但他有印象,Mink曾帶他走過幾趟,路途的最終總會去到那一處:Mink原初的故鄉。
燒毀的木材、家屋的殘骸,那個曾經被稱為神之一族聚落的地方,依舊的荒蕪潦倒,寂靜地沉睡在層層覆蓋的綠意之中,焦黑的痕跡似乎又比上一次前來時少了幾寸。

村口就在眼前,Mink仍未放手,示意蒼葉一起沿村落遺跡的外圍繞行,從某條不顯眼的小徑步離村落。
蒼葉滿頭不解,因為Mink從沒告訴過他有這條路,也沒說過這一區除了殘敗的遺跡之外還有什麼。
漫步於林間,一路上沒有對話。
不知何時,風聲已經停了。
察覺到氣氛改變的蒼葉,握緊與他相扣的手,接著感受到對方姆指的厚繭在手背上搓了搓,緩解那份沒來由的不安。

「到了。」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春天季節,喝茶接吻小甜文。

************************

「也差不多是這個季節了呢……」

蒼葉正在整理外婆寄來的土產,翻出一罐讓人好生懷念的東西。

「這個,Mink應該沒吃過吧?」

抓起罐子,揚手晃了晃,朝隔著紙箱坐在對側沙發上的Mink招呼。
Mink放下手中正在編織的帶狀飾物,凝起眉帶著怪訝的眼神,緊盯伴侶手中的透明玻璃罐。
滿堆粉紅與大量白砂似的細粒狀結晶體,在密封的空間內癱睡成一團。

「沒。……那是糖醃的?」

眉頭不自覺擰得更緊了。
如果只是一點點糖的話,還有辦法將就著吃。
對於甜度爆表的東西……例如這種程度的,頂多指尖小沾試個味道即是極限。
如此思忖著。

「鹽醃的啦!嘿嘿嘿~」

想到能換自己有機會帶驚喜給對方,青年笑得一臉燦爛。
Mink伸手接過罐子,左窺右瞧地研究起來,神情充滿好奇和猜疑。

「是要跟什麼拌在一起吃嗎?」

「嗯--用途有很多,配菜的調理,捏進飯糰裡也不錯,還能做和菓子……」

一邊講一邊努力搜索在自己家鄉的生活記憶,想著想著口水都快垂下來了。

「不過,今天還是先做最簡單的吧!」

半瞇的笑眼裡刻意矇上一層神秘。
他很享受Mink現在這副認真卻又帶點困惑的表情。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敏蒼,scratch。
放閃甜文。

出刊前寫的加筆份量有點多所以這邊也更新進去惹^qqqqqqqqq^
直接接在原本的文後面。

*********************

久違的空氣凝結。
Mink以豪邁之姿大氣坐在沙發中心的老位子,眉間絞成扭結的鋼筋。
大漢們圍繞沙發,一個個立正站直,臉色鐵青,沒人敢輕舉妄動,只能眼巴巴看著Mink身上的異狀仍在持續中。

那是他們從未見過的景象。

當初那個意志堅強、態度正經的一派好青年,居然當眾巴在Mink身上扭扭抱抱,嘻嘻哈哈的。
而那位深受組織全員景仰的Mink大哥,最具權威的存在,居然就這麼放任青年貼著他糾纏。
不論Mink大哥,或是這個名為蒼葉的青年,都不是大夥原本認識的模樣了。

Mink沉沉嘆了一口氣,逼緊在場弟兄們的冷汗,濡濕整片背脊。

「是誰讓這傢伙喝酒的?」

大哥面前,沒人敢說謊,一票人抱持必死的決心站出來認罪。
一見招認的人數,還有角落堆滿的空罐,Mink對於這次的飲用量也算猜到十之八九了。
沒沾酒的他,現在的頭比宿醉還要痛。

「這傢伙喝了酒就會很麻煩,以後不--」

話還沒說完,蒼葉硬是把Mink的頭扭正對準強行接吻,發出猛劇的吸吮長音。
整班scratch弟兄莫不在內心發出「噢--」的重嘆。
所有曾經肯定的、懷疑的、不相信的,這下全明白兩人的關係了。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龜速磨了一年終於連載完惹qqqqqqq
把別的片段文也併進去了。

R18描寫注意。

******************

「哈啊啊……呼……」

客廳的暖爐火起得正旺,沙發上搖曳著自地毯延伸上來的長條人影,影子的主人身裏兩三條毛毯盤坐著,曲起的雙腿圍住一團深藍毛球,兩手相互搓揉生溫,貼在嘴前呵氣,再伸直手臂朝爐子取暖。
窗外正是下雪天,玻璃上爬著一朵朵半透明的六角花。
好消息是,這裡的小市鎮每逢入冬就會進入半休止狀態,不論民俗工藝坊或雜貨店的員工都得以長休過冬。
壞消息是,這還算不上當地真正的嚴冬,它只是個開始。
在高緯度地區過冬也不止一兩年了,在南方島嶼成長的身體還是很難適應這邊的氣候。
Mink端來兩只蒸氣騰騰的馬克杯,吐了一口長長的氣,撲得白霧紛亂。他將高大的身軀也壓縮在暖爐前的小空間裡,兩團人影湊成一團。

「真的受不了的話,趁飛機還沒停飛,暫時回碧島吧。」

「碧島太熱了,喝不到你泡的熱可可我才真的會受不了~」

我笑嘻嘻的接過黑色馬克杯,小心地捧在胸口。

「哼,這樣嗎。」

Mink輕哼,啜飲手中的黑咖啡,一手搭在覆了數層毛毯的肩頭,指尖隨興地撩撥髮絲,把它們和糾纏的羽飾重新梳分開來。

「哇~好香喔!裡面加了肉桂和薑嗎?」

「差不多是那樣。還有幾種種子磨成的粉末。對血液循環很有幫助。」

「是Mink特調呢~」

「什麼?」

「沒事,我是說,這個很好喝~」

Mink部族特傳的配方,別的地方喝不到,專屬於這個季節,專屬於自己的特調。
雖然是杯苦苦辣辣的香料熱可可,卻讓我像灌了滿嘴蜂蜜酒,甜滋滋的一頭醉倒在Mink胸口。

「Mink,再講那個柏樹的故事給我聽嘛~」

「自己都背得出來了吧。」

「我還是比較喜歡Mink的版本嘛~」

「愛撒嬌的小鬼永遠長不大。」

Mink摟著我,側頭貼在耳邊低語,逗得我吃吃笑,知道他這是答應要講的意思。
柏樹的故事,那是個每逢下雪天就會令我憶起,對我們而言別具意義的故事。就像手中這杯熱可可,苦苦辣辣,卻又甜得讓我沉醉其中。

當年,也就是我在這裡渡過的第一個冬季的某一晚,也是像這樣倚在他懷裡,第一次聽他講了柏樹的故事……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新年賀文!!!!!!

*******************

冬休的期間,由於兩人都不需要上班,在家相處的時間變長了,看得到更多Mink日常中的形形樣樣。
每次在屋子裡的各處空間找到他的身影,都在進行某些奇妙的才藝。
有時在編籃子,有時在搗碎某些植物的種子與枝葉,他說是在處理香料需要的成份。
他也會搓纖維,無止盡的造出綿長的線或繩。

除了自己的手工之外,Mink也經常幫忙做那些在他上班期間沒空參與的家務事,包括下廚--這成了我在冬季生活中最期待的事情之一。

「家裡麵包吃完了對吧。」

「啊,唔嗯…現在吃的這批是最後的了。」

這是今天午餐時的對話。
之前趁著停雪的短暫幾天採買了不少乾糧,其中作為日常主食的麵包終於耗盡了。

「不過外婆寄來的米還有很多,晚上可以煮飯……」

「不,今晚我們吃別的。」

「噯?」

幾乎是有什麼吃什麼的Mink,很難得的對於要吃的食物有所主張。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惡魔) x 蒼葉(狂人) + ???

萬聖節設定的平行世界,接續Pumpkin's Day的故事,肉個沒完的淫亂續篇。

注意有大量R18描寫。

*******************************

南瓜田中間的歪斜小磚屋,一早就升起少有的緩和白煙。
名為蒼葉的屋主正在廚房爐灶邊哼起輕快的旋律。

「哼~哼哼~哼……嗯?好像少了些什麼……」

一手掌著長柄小銅鍋,一手持著湯勺淺嚐,腦袋瓜倒向一邊去,若有所思。

「…這什麼?蔬菜湯?」

「哇哇哇--嚇、嚇死我了!」

高大的黑影自背後環上,下巴抵住青藍色的髮頂,讓他想彈也彈不起來。

「你、你起床了啊?早、早安,再一會就煮好了,你先在飯桌那邊坐著吧……唉呀呀!原來是這個沒加!我怎麼給忘了!」

「哼嗯……」

高大的惡魔完全沒有要理會他指示的意思,蒼葉也毫不在意自己的腰被重重圈住,上身歪扭一邊艱辛的從流理台上抓來一只盛滿青豆的小木盆。

「嗚、哇…?」

下身的異樣感使他為之一顫,木盆裡的青豆也一顆顆抖落在湯鍋裡--雖然本來就是要加進去的沒錯啦。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惡魔) x 蒼葉(狂人) x ???

內文有R18描寫請注意。

角色形象參考官方萬聖節設定:
https://nitroplus-global.ecq.sc/ng01546.html
https://twitter.com/lashin_honten/status/897707582890156033
https://nitroplus-global.ecq.sc/ng01536.html

平行世界幻想文,角色性格均與原作不同。

******************

十月三十一日。
世界必然產生錯亂的日子。

那裡是人間界嗎?

也許是,也許不是。

在這麼渺無人煙的地區,有一片遼闊的南瓜田,圍繞一棟生得歪七扭八的小磚屋。
它的煙囪每天都噴發各式各色詭譎非常的煙霧,偶爾伴隨誇張的爆炸聲。

砰磅匡啷轟--!

今天的磚瓦也是華麗的潑灑一地。

「唉~~~又失敗了啊…」

屋子主人從滿佈土塵的地板拾起一頂黑色高頂的寬幅帽,抖了抖打了打再戴回頭上。
帽頂的大片染料讓他看起來像是剛打翻一桶藍油漆,其實那只是某次的色彩性爆炸留下的勳章,反正他也懶得洗掉。

「下次再轟一團黑的就又能染回來啦。」

散漫的屋主是如此認為的。

他連領帶都是沾滿化學藥劑,形成青綠與蒼藍混淆不清的斑雜色彩。
相形之下帽子的狀況還真算不上什麼。

「嗯?嗯~~~嗯!」

黑手套拈著帽緣左轉右轉,偏執地讓邊緣懸掛的三顆水滴狀粉紅寶石待在左眼側目可視的位置。
從這個角度折射過來的寶石反光看起來最舒爽了,他撩撥左頸垂掛的小髮辮,滿意的欣賞左側前方搖蕩的粉淡朱紅。
直到他發現三粒水滴襯著濃稠的橙色背景,這才想起眼前是一面破了大洞的磚牆,屋外的滿地熟成南瓜連同昏昏欲睡的夕陽滾得東倒西歪。

「呃呃呃--」

他的嘴也歪到天邊去了。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終於完稿的長文,本來以為是素菜卻演變成大魚大肉…!
時間設定在同居了N年後的某個冬天。
注意有R18描寫內容。

 

卡莉布的名字取自caribou,北美馴鹿的意思。

Tequila、Blue Margarita、Blue Diablo、田納西,這幾個都是酒名。

手捲=burrito
美南鄉村沙拉=bayou chicken salad
火雞費城=turkey philly=火雞起司三明治
墨西哥薄餅=tortilla


**************************************************

才只是下午四點而已,巨大的熟成橘粒已癱倒在山腳,在我們頭頂滲染滿天橙汁。在上空盤旋的Rulacane也被潑得一身橘黃。

這個地方的冬季,白晝是如此短暫。難得今天雪層薄,人們趁著夜幕未降,紛紛來到商家密集的鎮中心,找尋漫長冬休之中偶爾會在好天氣進行短期營業的店舖,補充食料和日用品。我們也不例外,出來買了乾貨和臘肉。
雖然現在沒在下雪,在零下的戶外長時間走動,腿部肌肉還是不爭氣的想要縮成一團球。
原本還能與Mink併肩的,也逐漸落後一兩步的距離。被他察覺並特意放慢腳步,甚至縮小步伐之後,依然不敵我越發遲鈍的兩腿。
真是不妙,回程還有好一段距離,途中夕陽就會被地平線完全吞沒,氣溫會降得更快。在這種環境下喊休息反而更危險吧,如果說要去旅館又顯得非常奇怪,明明家就在附近,而且也難保明天不會因大雪受困旅館,多住幾天的話感覺很浪費錢,也不知道身上現金夠不夠付,這附近的旅館老闆也認得我們是當地居民,突然住進去的話一定會被想成是我們忍不到回家想馬上打炮,嗚嗚那豈不是更丟臉嗎……

「……喂、喂。」

「咦?啊啊!抱歉!不小心就停下來了,我們繼續走吧!」

Mink站在身側,動也不動,深深嘆了口氣。

「我剛才的意思是,今天不煮晚餐了,我們在鎮上吃過再回家吧。」

「哎?」

追隨Mink的視線,他正抬頭望向對面街口的酒吧招牌。
一樓窗戶透著懶洋洋的橙黃,看不出光源是來自燈火還是夕陽。再看看門口,垂掛斗大的「OPEN」字樣,那就錯不了,它也是今日少數突發營業的店家之一。
太好了!既能休息又不怕在雪地失溫,也不會像住旅館那樣有太多疑慮,萬歲!

「Mink!你簡直是個天才啊啊!」

顧不得他一手還揣著滿裝食物的紙袋,狠狠撲抱上去,硬是把頭蹭進紙袋旁剩餘的胸口,用力往內填。

「還在發什麼蠢,走了。」

另一隻粗大溫暖的手按在頭上,搓著頭髮揉了兩下。

「好。」

連自己都聽得出這聲應答有多像傻憨的笑音。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官方情人節賀圖衍生捏造。

在scratch基地裡的小故事,蒼葉沒有出現。

********************

「我先啦!」

「不對不對,讓我先!」

「我年紀比較大!」

「你算哪根蔥,我可是最早跟著他…」

「嘰嘰喳喳的吵死了。」

「啊啊?你懂什…嗚噗!」

「Mink大哥!」

「大…大哥好!」

三兩個大男人,剛才還頂有氣勢的,大哥一現身就差點跌坐一團。
哎…這幾個沒用的兄弟,成得了事嗎?

「耳環、手環、靴子,聚在這裡做什麼,派給你們的任務呢?」

「是!大哥交待的東西都有買到,收據在這…」

跟著大哥久了,大家都不知不覺的學著大哥在身上添點粉紅色的配件,結果大哥喚人時也幾乎挑著那些粉紅色的部件取綽號。
就算我染了一頭醒目的草綠,大哥卻總是叫我「皮外套」。
大夥兒也很有默契,唯獨頭髮和頭飾的部份,絕對不會是粉紅色。
因為能被叫作「HEAD」的,只要一個就夠了。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暴露)

DRAMA CD後時間點。
R18注意。

***************************************

幸福的日子。富有實感的人生。
就連失眠也如此真實。

那是一如往常的寧靜深夜,在睡夢中途--不,具體上也沒夢到什麼,單純就是醒了。
枕邊如散漫水花的青髮靜謐無聲,令我得以確認幸福仍在身畔。再度闔目,明確意識到時間一點一滴流逝,睡意也一併流失。
窗外,天上的一縷長幔,閃閃發亮,那是專屬於逝者靈魂的通道。族人相信,亡者的靈魂會步上銀河,到達雲層之上的世界。他們總會趁夜在銀耀的道路上彳亍往返,低頭找尋熟識的身影。
最初告訴我這件事的長輩,如今也在天之道上看著我吧。曾經,我講述銀河傳說的對象--活潑卻又易羞的妹妹,是否正在道路上與我對望?帶著她那蘋紅燦爛的笑容。

一股沉悶濃稠的情緒幾乎要從腹底反嘔而出。

夜空中的族人們好似環伺現下的我,此起彼落的問著:「你幸福嗎?」

是的,現在的我很幸福,但我也思念著曾經有過的那一份。一面面熟悉的臉孔在眼前浮現,我甚至還能看到孩童嬉鬧、祈禱師在火爐前喃喃地排著卜具、家屋煙囪頂端飄散陣陣烤餅香氛。
我是多麼想再度置身於那幅景象中,然而,然而……有如整晚呼喚著月亮的夜梟,怎樣也撲不到明月的懷中。

「喂。」

冷冽的上揚聲將我的注意力從天空扯回地面。不知何時,身邊的人醒了,他用手肘撐起身,眼神獵攫著我。四目交接的瞬間,我瞪大了眼。

「是你--!」

「唷。」

眼前青年歪嘴一笑,很是得意。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特殊視角yy文亂寫。
這種東西會有後續嗎???QQ

加筆潤飾後的完稿已收錄在Catch my Dreamcanoe.裡面。

*****************************

我的誕生,是在一雙粗皮靈巧的大手中被不斷搓揉形成的。

那對掌心的主人名叫Mink。

在他將我的形體編造完成後,我就長居在他的床上,每晚任憑他側臉壓上我的胸懷。
最喜歡這種沉沉壓下的重量感了,畢竟我就是一顆天生的枕頭。
趁他養息的夜裡時間,我都像要耗盡纖維空隙的努力吸收Mink頭髮散落的肉桂味。
到了白天,在收集起來的氣味陪伴中,靜靜度過漫長的等待時光。

在這日復一日平穩安定的生活的某一天,床上來了新客戶,還是該說床伴?他的名字叫蒼葉。
與Mink相比,他的重量遜色多了。可是睡覺時會用手凹我的身體,也會用五指捏抓,哦對,就是那裡,好舒服,啊嘶~

蒼葉是個聲音多發又豐富的人。
晚上會夢話,白天有時也會把臉埋進我懷中,在床上翹高屁股,一個人嗯嗯啊啊的撫摸自己的身體扭著腰。
我超愛他的呻吟聲,喘息時的聲波挑動全身纖維,簡直世界第一棒的按摩,啊嘶~

蒼葉躺著被從正面來的時候,會用頭一直摩娑我的身體,手指還捏著角角揉個不停,超可愛的。
我更喜歡背後位,這樣蒼葉就會把雙手和頭都壓在我身上,Mink還會用力把他撞進來,然後蒼葉就會更用力的摟緊我,用嘴唇含起我的皮,不斷吸吮,然後終於受不了的用牙齒咬我,發出嗯嗯嗯的聲音,指甲嵌進我的縫,哦哦嗯嗯啊啊啊,那麼用力我超爽啊!嘶!!!

床上生活變得更具樂趣,世界上已沒有任何一顆枕頭能像我那麼幸福。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BE線,R18有。

*********************************

那瞬間,空氣回歸靜止。惱人沸雜盡數飛忽。
只有你,只有我。

天空,像乾枯的血液,深赭入黑。大地化為焦燼,艷朱旋灰。
同我的命運。

早己流乾了淚,嘶啞斷聲,竭盡氣力,掏光這副軀體內原本容納的一切。
我的生命冰冷黯淡,而你的靈魂暈著清淺的柔光。強韌純粹的靈魂,使我得到救贖。

以血為契,此後這具軀殼承載的是你的血液。
我發誓,為你付出一切。你是專屬於我的信仰,我是專屬於你的物品。

讓我們離開這片受盡汙染之地,尋找下一片淨土,只屬於我們的安樂鄉。
於是,我懷抱最重要的靈魂,踏上旅程。

 

一路翻山越嶺,踏過荒石原,在成片荊棘的阻攔中執意前進。銳刺劃過臉頰,手臂上增生一道道血痕,但這些都無所謂,我正是以這副肉身庇護懷裡的靈魂,一絲一髮都沒讓荊刺給勾去。那些都是惡魔的化身,必須逃得更遠才行。

終於,我們來到滿佈綠蔭之地。

「我們到了。蒼葉。」

蒼葉靜靜閉著眼,像入睡般的安詳。他的嘴角微揚,洗滌我一身疲憊。

「是嗎。」

吻上額頭,出於我由衷的感謝。已經許久不曾如此感到心情平靜了。

「好好休息吧。」

雙頰的溫度從指腹傳來。

人的溫度,靈魂的溫度,多麼令人懷念。感謝你,讓我重溫這一切。

入林不久,覓得一流潺潺小溪,大地的恩惠之源。我汲滿一罐水,在離岸稍遠處,為蒼葉清洗頭髮上的血汙。入溪梳洗自然是方便許多,但我不願那麼做,深怕一閃神就讓水流帶走重要的靈魂。謹慎為上。

「會有點冷,忍耐一下。」

在水的重力作用下,蒼葉髮流穩穩緩緩的擺晃,晶瑩閃爍。

「願大地的恩惠賜福予你。」

滌去血汙的他是如此秀淨動人。紅潤豐頰與唇,透著生命的脈動。
不知何時,頸部早己停止出血。大部份的血,已在那時被我飲下。我們共享同頻率的脈動。

我在一株年邁偉大的樹下,選了一塊平坦的好位置盤腿坐下。蒼葉穩適地枕在腿間,任由我為他整髮織辮。手裡交織著髮流,喉間自然地哼起小調。不可思議,自從滅族之後就不曾再聽過這旋律,連我自己都沒再唱過,現在卻自然而然的哼出來了。
歌詞依舊清晰的烙在腦海裡,是族裡世代流傳的故事。神用玉米造人,玉米化成的男人與一名女子相戀,歷經磨難之後女子轉化為鳥的精靈,一人一鳥仍舊不離不棄,繁衍出後代,是我們一族的起源。
懷念的語言,僅剩我還會講述的語言,現在,此地,唱給你聽。

「編好了。」
「會痛嗎?」
「這是我們族裡流傳的髮型,我們習慣以羽毛裝飾頭髮。」
「頭部是靈魂寄宿的所在,對我們來說,梳理頭髮就是梳理靈魂,使它更潔淨。」

我讓他側躺懷中,細撫那頭長髮,傾聽髮流間碎瑣的呢喃。
蒼葉好輕、好小,很堅強,也很受傷。脆弱的東西需要有人保護,我已不再是以前那個懦弱無力的我了,這一次一定要守住最重視的人,永遠不讓別離一詞重現眼前。

「蒼葉。」

滿載誠敬之心,吻上髮稍。

「我絕對,不再放手。」

在唇邊落下誓約的吻。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H有。
分段寫完的,人稱用詞不太一致,出刊的話再做細部修潤。

*****************************

餐後的碗盤清洗,通常由蒼葉處理。Mink與蒼葉,從未在家事方面特意談過由誰負責什麼,也向來不特定哪件事給誰做。這是他們慣有的生活默契。
蒼葉一如既往專念刷洗手中的瓷盤,搓起的白色泡沫逐漸堆覆盤面的圖紋。

他回憶著半小時前蓋在圖樣上的色彩,青綠的菜葉,金黃色澤的pinole,紅棕的牛肉,一口一塊被運至Mink口中的模樣。今天的牛肉煮得太老了些,Mink叉起肉塊後用牙齒咬住半邊用力的撕扯,那瞬間讓人不禁聯想「野性美」之類的詞彙。Mink用餐時不太發言。在他咬進第三塊牛肉時,問了明天買菜的事,起先他不回話,單是咀嚼,直到嚼得夠細,嚥下嘴裡那團,這才開口回答先前的問題。
每逢此刻,總會不自覺的反省。Mink的家教禮儀真是太優雅了。不像自己,嘴裡埋著食物還一邊忙著講話。知道這是個壞習慣,就是改不掉。
越是去想,越發覺得Mink是如此迷人。

「!」

身子反射性的顫縮,後背壓上整片的觸感,腰側……連帶腹部,被一股力道環住。鼻息吸入的肉桂味比先前濃郁,毋須回眸方能確判是Mink本人貼了上來。
這種突發性的舉動帶來滿腹疑惑:意圖為何?肇因為何?想回頭一探究竟,頭頂卻恰恰被按住。哇……這是什麼敵暗我明的尷尬狀態啦。

「Min……Mink?」

「怎麼?」

Mink漫不經心的輕哼,音源位於正上方,壓住頭頂的,正是他的下顎。怎麼有種罪魁禍首反過來盤問別人的錯覺啊!

雖然已經共同生活了好一段日子,平時勾肩搭背的行為已是常態,更為私密的肌膚之親的次數自然不在話下,但是遇到這種新奇的肢體語言,不免仍是一陣緊張失措。

「妨礙你洗碗了?」

「不!不會……」

心頭撲通撲通,充份沾裏泡沫的瓷盤暫且擱下,換下一只碗,繼續刷洗工作。

「你瘦了。」

環在腰腹的手臂稍微加重了力道,帶來一股安全感。好像,就這麼往後傾躺全身放鬆也很不錯。

「疑?有、有嗎?」

「嗯。」

Mink的家,不,是我們家裡沒有體重計,不會曉得具體增減。很意外他會在意這種事,難道真有削瘦得誇張嗎?至少,還不致病弱的程度才對。在這片土地的生活,所到之處都在鍛鍊體能,光是往返工作場所和住家就要走上許多路,休假日的採買也是。感覺肌肉比起以前增長不少,應該是不用對健康多作疑慮。

「明天去市場的時候,多買兩塊肉吧。」

「需要嗎?家裡不是還有肉?」

「多吃些。 」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番外文,路人視角。

********************************

在這個大半區域維持原始生態的原住民保留區,時常會有各種自稱學者專家的人前來考察物種和生態,我們這些原住民也常被列為觀察研究的對象。我從不在乎他們想研究什麼,但某些假冒學者的宵小令我不齒。我不明白,外來者的話語中,為何總是充斥謊言?

今天,我又遇到一名外來者,看起來是另一個大陸的人,帶著一隻會講英文的狗替他通譯。他問我,哪裡可以找到貂和鳥。

我實在不太想搭理他,便問他是不是個博士(doctor)之類的,我在心裡盤算著,如果答案是YES,就直接轟走他。

出乎意料的是,他相當慌忙的徹底表示否認。他說自己只是來找人的,缺乏線索,關鍵字是貂和鳥,找到這兩種動物就能找到人。

如果他真是個盜捕者,這種謊話也蠢得夠天真了。至少他沒瞎稱自己是個博士,呆頭呆腦的看起來就是會浪費半年時間肖想徒手抓到野生小動物的笨蛋。我不禁哈哈大笑,而他還傻傻的對著我微笑。

他說的貂與鳥,首先我猜想是指氏族。我認識許多氏族的人,有鷹、蛙、水蛇、熊、鹿等,貂與鳥聯姻的氏族我就沒聽說過了。

我吐了口雲菸,搖搖頭對他說我實在不知道,如果只是想找貂(mink)和鳥這兩種動物,西側山頭上的森林裡有很多。

傻小子面露喜色一再道謝,便朝我手指指示的方向飛奔而去。

後來他好像就乾脆定居在那片森林裡了。

我真是萬般不解,不過我也不在乎他要在森林裡幹嘛。至少傻小子沒講謊話,我不討厭這樣的外地人。

 

《完》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番外文,Mink視角。

********************************

從以前,我就不喜歡應付交際場合。各種大大小小的Powwow,一場也沒參加過。並非討厭人多的地方,純粹覺得應酬很麻煩。

現今任職的工坊裡,有時會受到同事邀約下班後的喝酒聚會,我幾乎都回絕了。但我偶爾會到酒吧獨自小酌,聆聽喧鬧嘈雜的人聲,總能使我心情平靜些,一如今夜。

我叫了一份炸肉與餅,並要吧台晚些時候上一杯酒。一邊用餐,一邊聽著酒客們嘴裡吐出耳熟的單詞,AOBA。真虧他能找到這種地方來,還搞得眾所皆知。蒼葉,這人像陣颶風,猛烈更勝北風,恐怕連的的喀喀湖都要掀起波瀾萬丈。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番外文,蒼葉視角。

********************************

託Mink的福,感冒迅速地痊癒了。一早,他拋過一條刺繡精美的花布,要我披著,準備出門。

臥病在床三日不能出門的生活,確實叫人悶得慌,可怎麼Mink看起來比我還急著要衝出門放風啊。我裹上披布,襯著上頭飄發的淡淡肉桂香,傻傻地笑著。

首先我們來到市場,Mink買了一杯熱湯,就近找了位子讓我喝。乳黃色的湯汁香氣四溢,調味不重,隱約嚐得出鹹與甜,在我腦中勾劃出「秋收」的景像。我把這樣的聯想講出來,Mink笑著說改天改我去看。他的神情相當得意,像是我跳進他預先準備好的陷阱中,一切都是盤算好的。

一陣顫抖的人聲打斷我的思緒,順著音源看去,是那名常遇到的當地居民,他是一位親切的黑人,名叫勞勃。以往都是笑口常開的他,現在卻是一臉震驚恐懼的指著我們。Mink口氣平淡的用英文對他說了幾句,他好像還是有點過不了神。雖然不知發生什麼事,我依然禮貌性的向勞勃說聲「Hi」。

「喂。」

Mink把注意力轉到我身上。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主角是原創角色Rob。
H 部份全是他的淫慾望想描寫,可接受再繼續觀看。

********************************

我所居住的地區,是有數個小鎮的聚落。也許你會覺得這是個鳥不生蛋,資源貧乏的鄉下,他馬的無聊透頂。但對我而言,這裡每天都有美好的事發生。

什麼,我忘了自介嗎?我叫ROB,是名mulatto(*註1),健康強壯的成年男性,平時做些搬運的體力活,拿點零頭,配上烤肉喝喝酒,開心!隨時維持開朗,是我最大的優點,因為這個地方總是有美好的事讓我生樂。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Rulacane視點。

***********************************

距離上次啟動程式,已隔808066秒。換算人類慣用單位值,那是9天前的事。先前使用的機體,一架已被拋棄,一具已達毀損率45%。舊有任務均執行完畢,依照原定計畫,我已不再有存在的必要。然而,我被同一個使用者重新啟動了,在新的機體上。

根據長年累積的互動數據解析,我對Mink這名用戶的價值觀有一定程度的瞭解。即便他未曾系統化地對我解釋過。

價值觀之一:物品因需要使用而存在。

基於如此的認知前提,我對於自己被再度啟動一事不抱疑惑。一如Mink最純粹的信念與人生觀,一切的答案都是如此簡明,不需多作解釋,不用費言發問。他需要,我存在,僅此而已。

價值觀之二:名字具有對靈魂施加祝福的意義。

以前的我,一直沒有名字。我是由電子迴路、矽晶體、金屬零件及動能驅使運作的。不具備生物細胞的我,沒有所謂的靈魂,當然不需要名字,合情合理。

重啟後的3分鐘內,我獲得屬於自己的名字。真是奇怪,Mink賦予名字的行為,表示我有靈魂。我卻無法瞭解,該由什麼方式證明我是個「生物」,證明我具有靈魂。說到底,靈魂這種不具形體的概念,源於人類的抽象認知。不必非得依賴「證明」才能存在。

我得出兩條推論結果:

一、現在的Mink認為我有靈魂。

二、Mink給予我祝福。

但很顯然地,重視名字的他,不會輕易呼喊任何名字。對scratch的成員如此,對蒼葉一夥人如此,對於剛獲得名字的我也是如此。上一刻給我名字,下一秒無異於過往的用「喂」叫我。

這現象不是很有趣嗎?他不想在呼名時突顯自己的心思,這種蓄意隱瞞的行為反而顯露他對名字意義(及靈魂)的重視。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完稿囉,之前的片段文就收掉了。
預計在8月出刊時收錄本文,可能會再潤稿。

回頭看看第一片段下筆的日期已是2月,這篇也寫太久了吧!!!!!!!!

************************

族人們均先我一步踏上通往神之國度的歸途。

吾父天日神色黯淡,吾母萬森無助哀嘆。

為了完成最後的使命,我帶著神具,在族人靈魂的陪同下,前往極東之地。死亡氣息在此自然匯聚,在接近目標的最後階段,我觸及充滿破壞與死亡的存在,不,那就是貨真價實的死亡之神。令人敬畏的存在。破壞所有的一切,連自身也一併賦予死亡。

相似的氣息令我感到莫名心安,甚至有種歸屬感。無可置否地,我對這名死亡之神產生了依賴心理。不只是復仇計劃中對於死亡之力的需求,連心理層面也渴求這種近似同伴相依的安穩感。

然而,我很清楚,自己不過是一介凡人,何德何能操縱他人生死?何況面對的是死亡之神。為了計劃,我厚顏無恥地連神的力量都加以利用,冒著激怒死亡之神的風險,在臨界線上以非常手段試圖駕馭死亡。事實證明,駕馭神明什麼的,完全是無稽之談。我不確定是自己碰巧取悅了神明,或者這只是出於死亡之神的一份仁慈,令我驚險地與死亡相交卻得以活命。祂讓我見證了人類的渺小,以及祂自身意於走向自我毀滅的慾念。

極端、猖狂……孤寂的,死亡之神。無法以真實本性面對人世,在胸懷中積滿抑鬱的煩悶熱氣。

啊啊,景仰、敬畏,獲得來自死亡的安慰的同時,悲憫自內心發生。

願,許祂之以「生」。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1 2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