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MMd / Mink x 蒼葉

敏蒼回碧島過生日甜甜文完稿!!!!

白煙管是去年生日賀文捏造的生日禮物~~

********************************

「外婆!我們回來了!」

「喊這麼大聲是要吵死誰!我還沒到耳背的年紀啊!」

「好啦,哈哈哈~」

許久沒回來,這裡的一切還是跟記憶中一樣。
雖然身在另一個國家的時候也經常互通電話,果然還是像這樣近距離直接聽一番怒斥聲最能感受到外婆的活力。
看到外婆依然健健康康的,真是太好了。

「這個時間,都餓了吧?飯菜快好了,再等一下就能開動,快點進來吧。」

「哇!好久沒吃外婆煮的飯了!外婆,我也來幫忙!」

「這個笨孫子,Mink搭那麼久的飛機回來,你好意思讓他搬這麼多行裏?去幫他搬完才准吃飯!」

「是,遵命~外婆真是的,我也一樣搭了很久的飛機啊……」

後面的碎唸特意壓低音量沒讓外婆聽到。
不過,人在玄關處理行李的Mink可是聽得一清二楚。

「真是,愛抱怨的小鬼。」

講這話時,他故意背對蒼葉,甜甜的揚起嘴角。

「我才不是小孩子呢!」

「小鬼就是小鬼。」

在蒼葉氣噗噗靠過去要接走他手中行囊時,Mink順勢彎腰歪頭迎上去。
輕輕的,掠劫一個小吻。
把蒼葉嚇了一大跳。

「笨、笨蛋!這裡是另一個家,被外婆撞見怎麼辦!」

慌張又不敢大聲張揚,努力壓低音量窸窸窣窣的發出抗議。

「沒怎麼辦。不想被看到的話就少動嘴多做事。」

眉毛高挑,一副勝利者姿態。
相處這麼多年,罩門全被摸透了,Mink有時心血來潮就會這樣,冷不防的作弄一下。
蒼葉也不能拿他怎麼辦,只得乖乖閉嘴幫忙把成堆的行李搬去客廳。

午餐時間,餐桌上的菜色異常豐盛,全是蒼葉的最愛。

「哇!是燉肉!我最喜歡燉肉了!」

「蒼葉,在開動前,有個東西要先拿給你看。」

外婆背著手走向隔壁的客廳間,從櫃子的抽屜裡取出某個東西,慎重其事的交到蒼葉手裡。
那是一張明信片。
照片圖案的那一面有著一大一小,青藍色,非常漂亮的蝴蝶。
還不用翻到背面,蒼葉就已經猜到寄件人的身份。
他又驚又喜的抬頭看向外婆,嘴唇張張合合講不出話。
外婆祥和的回答「上禮拜剛寄達的。」
蒼葉在翻面前還特意深吸一口氣,免過度激動到整個人飛起來。

文字的那一面寫了幾行簡單的問候語,以及「親愛的小蒼葉,祝你生日快樂」,最後署名奈因和遙香。
蒼葉終於忍不住滾滾淚珠奪框而出。

「爸爸、媽媽,謝謝你們……!」

所有的最愛都聚集在此地此刻,讓這個特別的日子充滿幸福。

「Mink,還記得我跟你說過的吧?我跟爸爸媽媽沒有血緣關聯,在他們收養之前都住在孤兒院。那裡的大家,大部份都在同一天發蛋糕吃,就是聖誕節,因為那裡是教會,好像是用神明的生日代替我們的生日…」

懷念的親人捎來的訊息勾起許許多多回憶,蒼葉忍不住興奮的在吃飯時講起幼年時代的趣事。
外婆會淡然優雅的幫他補充細節,Mink則是維持一貫的安靜用餐,一邊當個稱職的聆聽者。

「我真正第一次過生日,是像現在這樣一家人圍在這張餐桌,擺滿外婆拿手菜,爸媽還特地買了小蛋糕…啊咧?」

自己正在興頭上,講的話卻產生遲疑。
眼神茫然飄向餐桌正上方空無一物之處,好像那團空氣跟話語一樣躲藏著一絲絲無形的怪異。

「蒼葉,怎麼了?」

外婆和Mink都停下手邊的動作,一同看著被困在遙想中的表情。

「外婆,我……爸爸媽媽,是怎麼知道我的生日應該是這一天的?」

教會有很多出生日期不詳的孤兒,蒼葉好像也是其中之一。

「那個時候…爸媽帶我回家,剛開始也沒講過生日的事。突然有一天,你們弄了一整桌很豪華,告訴我這是慶祝我生日的日子,四月二十二日。」

身為孤兒一切來歷不明的自己,為什麼會突然有一個確定的出生日期?
剛來到瀨良垣家的生活太過開心,每天忙著歡笑嬉戲,然後又發生好多好多事,從沒仔細思考那些早就被自己當作理所當然的日常瑣事有哪裡不尋常。

「這個日子該不會是有什麼特別的含意,才被選作我的生日吧?」

與外婆、爸爸媽媽的生日都不一樣,也不是被爸媽初次帶回家的日期。
彷彿日期本身有自我主張,頑強地決定那個日子就訂在四月二十二日,誰也不准動搖它。

「婆婆。『那件事』由我來講。」

第一個接話的居然是Mink,理應距離這疑問最遙遠的人。
幾乎把蒼葉的臉嚇歪了。

外婆凝重的看向蒼葉,再看向Mink,幽幽露出鬆一口氣的表情。

「就交給你了。」

這兩個人,在什麼時候達成不為人知的協議?
蒼葉左看看、右看看,從他們臉上看不出個所以然。

「先別想這麼多。吃完飯再告訴你。」

「神秘兮兮的,把我當小孩子……」

雖然不滿意,也只好乖乖吃飯,在沉默的怪異氣氛中反覆思索為什麼外婆和Mink的態度突然變這麼奇怪。
剛吃完飯就被外婆趕去客廳,連洗碗都不讓幫忙,非常刻意。

「煙管,有帶著吧。」

奇怪的指令。
就是要他拿出來的意思。
蒼葉很快就從行李箱的深出摸出一只精巧手工製的長型方盒。
因為是很重要的東西,他不只是經常帶在身邊,還收得特別謹慎。

「在這裡。難不成,你要用嗎?」

外婆不喜歡煙味,如果要抽煙的話,客廳並不是個好選擇,Mink不可能不知道。

「坐這邊。」

Mink無視提問,大搖大擺地佔據沙發中央,用手指示一旁的空位讓蒼葉填上。
他從盒子裡取出專屬於蒼葉的,潔白細緻的煙管,按撫在自己胸口。
另一手捧持蒼葉臉頰,輕輕將額頭貼附在青藍髮頂上,鄭重其事的宣誓:

「蒼葉,聽好了。不論你的過去發生什麼,不論你的未來是什麼樣貌,我對你的情感永恆不變。以這個靈魂相連的神聖誓約為證。」

然後慢慢地拉開頭與頭之間的距離,指尖眷戀地梳理額緣的青髮。

「接下來要講的事情,對你而言或許會很難接受。但是,不論你聽到什麼,都要記住我剛才的誓言。」

以煙管起誓的行為,在神之一族的傳統裡代表多麼貴重的含義,蒼葉再清楚不過。
細嫩纖瘦的手指覆上握著煙管的溫厚大手,困惑與逞強與不安交織的眼神用力對上金黃色的雙眸。

「我會記住的。Mink,告訴我,我的生日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大手握著小手,低沉的嗓音如淵遠長流般緩緩道出自那一年的那一天以來,蒼葉出生的秘密。

人造嬰兒的身份、曾經存在的雙胞胎哥哥、外婆與東江企業的關係、被外婆託付給孤兒院卻又歪打正著的被爸爸媽媽領養回瀨良垣家……每件事聽起來都離奇得難以置信。
外婆參與了整個人造嬰兒計畫的過程,所以知道蒼葉的出生日期。
在轉手給孤兒院的時候,為了隱暱與保護,讓他跟東江企業再沒瓜葛,故意在表格上填寫出生日期不詳。
後來又因為蒼葉回到瀨良垣家一同生活,看到可愛的女兒在煩惱該怎麼替出生不詳的小小孩處理慶生的活動,外婆覺得要是不讓這孩子有個像普通小孩一樣的童年就太可憐了,就把真正的日期告訴女兒還有女婿。
他們聽到的時候雖然很吃驚,但一下子就開朗的笑著接受了,也沒再過問外婆是用什麼方法知道日期的。

「幾年前,當你跟我提到自己是被領養的、一切出生背景不詳,那時我就產生跟你今天一樣的疑惑,所以私下跟婆婆問了真相。」

Mink一邊咀嚼思緒,吐出長長的氣。

「不論婆婆還是我,都沒打算特意欺騙你。只是這些事真的很難開口,我跟她彼此講好,如果時機到了,或者有必要的時候,就會告訴你真相。今天,就是那個日子。」

「Mink…對不起,沒想到我居然是東江的…」

那個東江。
Mink一輩子最仇恨的對象。
即使早已手刃仇家,那股厭惡感也不可能輕易消滅。
最恨的人創造出最愛的人,多麼諷刺。
頓時覺得自己的血與肉全都由噁心組成,必須往後退開才不會汙染眼前高潔的靈魂。
但Mink始終沒有放開因害怕而顫抖的手,不讓他逃離。

「你就是你,蒼葉。沒有任何人能夠改變你最純粹的靈魂。我的誓言永恆不變。」


掬起一縷青髮,像接受恩惠般的恭敬伏首祝吻。
熟知這個儀式性行為有多神聖的蒼葉,震驚得全身發軟傾靠在椅背上,燒紅的滿臉用一隻手也遮不完。

「我…我知道了啦…Mink、不要看…不要看啊啊…」

「嗯。」

整個人被拉進充滿肉桂香的溫暖胸懷,厚實的觸感在背上來回安撫,靜靜等待情緒平復。
就跟Mink說的一樣,他的感情永恆不變。

「不論你出生的理由是什麼,因為有這個日子,有你的降生,我們才得以相遇。在此對你獻上祝福與感謝,蒼葉。」

對蒼葉而言並沒有所謂的永恆。
因為Mink總是讓他的感情一年比一年更加濃烈。
再也化不開。

 

《完》

全站熱搜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