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Huracan,發音是 烏剌槓

DMMd/ Mink x Aoba

隨興創作
文章在網誌,圖片在P站,追蹤請找噗浪
ask在這邊

雖說是ミン蒼為主,並不排斥其他配對
好像也沒有雷

寫稿超龜速,不定期發片段文,完稿後會重新發成一篇完整的方便閱讀


最近沒報攤
抱歉不會開通販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

腦殼裡斟了半杯恍忽,隨著返家的步伐左右晃蕩。
白羊毛手套與黑亮皮手套緊緊纏疊,沐著月光前行。

一路上,靜得只剩風聲呼嘯。

自腦海中彷彿能窺見我們的背影:
一頭生著招風大角的雄鹿與一頭初冒角芽的小公鹿在白銀布幔上併肩齊行,將身後的獵鹿人甩得老遠。

半夢半醒的,直到短靴尾隨雕花大靴踏入木門後的地板,響起耳熟的叩聲,才發覺我們到家了。

翻開揹袋確認蓮依然完好無缺的處於休眠模式,穩妥地在沙發上替牠安了個好位置。
Rulacane飛降在擺放祭祀雕像的小桌前椅背上,身朝蓮的所在,埋首啄理羽翅。
我發現牠平時沒事好像都會偏好待在蓮的附近。

Mink將卸下的風衣掛上衣架,抱著紙袋步入廚房。
棕色混暗紅的髮浪淋在鹿皮上,渾然天成。有如生下來就長著一身鹿皮般的自然。
濃厚的鹿毛掩藏住腰身,卻更張揚他身背的魁梧,看上去比平常還大隻。
不過,好像少了什麼……

沒有尾巴。

我想起自己屁股後懸蕩的小東西了。
我們穿的背心既然是成對的,為什麼他沒有?是藏起來了嗎?

東看看,西看看,探進皮毛裏側翻翻找找,沒有就是沒有。

「喂。」

銳利的眼光越過背陵線殺下來,搭在他臀上後腰的兩掌都被貫穿。
無形的刺疼使我驚覺自己正在做些什麼無禮的行為。

「想幹嘛?」

他死板著一張臉,全身像尊石雕的摩艾像動也不動,不閃避也不阻止。

「抱歉,不自覺就…我只是想找看看有沒有尾巴。」

是時候該把手放開了。

可是,手掌硬是死黏在上面。

可惡,這毛絨絨的觸感真該死的舒服!

「就為了這個?」

鼻孔噴氣的聲音從髮稍掠過。

「唔、嗯……那個,Mink?」

「怎樣?」

深呼吸。

反正,做都做了。

「我可以,用力摸這塊毛皮嗎?」

「……隨便你。」

「真的?哇咿--!」

「唔!」

全身全力重重摔在溫暖厚實的鹿背上,恣意浸淫於毛料之中。
大環抱還不夠滿足,還要貪婪的上下其手到處摸索,讓指隙掌覆全填進翻弄毛叢的快感。

 

(待續)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

「臉好紅。」

手指從耳前帶到耳後,髮絲與肌膚擦在瓣片上的聲音震耳欲聾。

「耳根也是。」

頸側的長辮和散髮順從地往肩端擺搭,我杵得像個木娃娃。

「會熱的話,可以脫掉。」

……我沒聽錯吧?

「不要。絕對不脫。」

「……」

他輕嘆,一臉莫可奈何。
我抿緊唇,用力對上他的視線。

「這件、是你親手做給我的,我很高興……雖然那個尾巴是有點讓人害羞,但我一點都不討厭!你送的東西怎麼可能會討厭!才不想脫!」

「……啊啊,知道了。」

又是那攝人心魂的從容一笑。
故作無事的繼續喝Blue Diablo。

Mink在害羞。

這是他的習慣。

只有我知道。

好想用力抱緊他。

現在,馬上。

這麼想的我卻只是緊緊纏抱自己的胸懷,撲地一頭栽入桌面。
要是現在就抱上去的話,肯定會無法克制接下來的一切行為。
所以,我在壓抑。
假裝聽不到轟鳴的心跳。
假裝血液沒有在燃燒。
潛伏在臂彎與髮幕之中,隻眼窺伺他胸口的起伏,攀爬其上的粗腕和閃爍的細珠鍊,將黃銅鈕扣一枚又一枚的餵入大黑絨布一張張嘴縫裡。
鬆懈的衣襟攏挾著一道棕褐毛皮,邊緣鑲著繁複繡紋,如同我的背心。
那件肯定也是他親手做的。
Mink這傢伙,到底在想什麼啊……

這麼,明目張膽的。

明明是個寡言的人,卻總在行動上放肆宣揚,向全世界昭告。

我們是一對。

「再忍耐一下。」

半邊瀏海被刷起。偷窺都不成偷窺了。

「喝完這杯就回家。」

風衣的襟口又開得更大了些,粗厚的鹿毛在向我招手,幾何紋飾手搭手地在旋舞。

「嗯……」

我不敢再看下去了。

整張臉全埋進桌子裡。

 

(待續)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

趁著吃飯的時候徵得Mink的同意,吃過飯就能放我出門踏踏雪。
這股興奮的情緒恐怕是都被他看穿了吧,碗盤未收就被叫去打點外出裝備,說是清理餐桌和洗碗的事留給他善後就好。
大手俐落且謹慎的將我肩上的圍巾扣牢,一面扼要的交代只准在家屋附近活動,不准超出樹木圍繞的範圍,也不能靠近屋簷下。

「只要感到任何不對勁,就馬上進屋。」

「好。」

隨著腳步移動到玄關,Rulacane冷不防的撲著翅膀到我肩上落定。

「咦、Rulacane也要跟出門嗎?」

『啊啊,順便代替蓮做些攝像記錄。』

是錯覺嗎,在Rulacane講話的同時,有一瞬間好像瞄到牠轉頭看了Mink一眼。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

在Mink的堅持之下,當他從大門口著手清理時,我只能待在室內隔著玻璃觀望。
雖然我很想一同待在戶外,順便踩踩雪,但是照他的說法,要等中午雪變硬了才安全,清掃工作則是趁中午之前雪還鬆散的時候最好。
原來雪還有這種區別啊,在我看來都是一片白白的而已。

即使只能待在屋內,看著全副武裝的Mink揮舞鏟子與雪奮戰也很有意思。
除了慣有的風衣外,他頭頂著厚實的狸皮獵帽,緒意拉高的針織圍巾罩掩口鼻,雙手也戴上黑色的皮手套,整個人包覆得只剩半張臉還露在外面。
當地出身的Mink都包成這樣了,換作是我走出去,豈不得纏成一團球才撐得住?

雪,一團一團的被翻過去。

好像刨冰啊。如果在上面淋果醬會怎麼樣呢?

可以在中間挖個洞,裝作愛斯基摩人蹲在裡面嗎?

雖然之前有玩過雪,但那是僅止於腳踝高度的淺雪,勉強可以造個迷你雪人。
如果是這麼大量的雪,就算要堆個雪Mink都不成問題了吧?

在厚雪上躺著翻滾,會像棉被一樣軟嗎?

……。

好想,玩雪啊。

『蒼葉,十點半了。』

「這麼快?謝謝你啊,蓮。」

『不用客氣。』

十點半,意味我該動身準備午餐了。
Mink的努力已讓門口景象改變許多,欄杆露出原本的長度,旁邊的矮階梯也漸露頭角。
照這進度,清完階梯就剛好能吃午餐了。

「Mink,我先去煮飯了喔!」

Mink瞥了我一眼,黑色大手在半空中揮撒兩下,示意我「去吧」。

十一點半,Mink自動回到室內,退去風衣之後渾身散出十分濃郁的肉桂味。
他回臥室換了一套衣服,十二點整準時入席餐桌,身上依然漫溢較往常來得強烈的肉桂氣息。
好像是流汗造成的影響吧。
夜裡在床上激情的時候,他身上的味道也總是比較濃烈。
香氣代替他的雙手將全身環纏,令我十足安逸。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

「See? Wagging tail. Such cute~」

剛才的瞪視一點用也沒有嘛。
頭變得更燙了。雙手摀著屁股貼回座位,心裡強烈地祈求那些酒客別再拿我的尾巴作文章。
Mink一副沒事的喝著我的Blue Diablo,剩不到三分之一了。

「明明說好那杯可以讓我喝的。」

我啊,可是受了一肚子悶氣。

「可沒說整杯都是你的。」

語塞。
的確沒那麼說過。
狡猾的傢伙。
心情糾結到連空閒的手指都開始在大腿上交互打結。

「哪,Mink。」

「怎樣?」

「這件背心……是你製作的吧?」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