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Huracan,發音是 烏剌槓

DMMd/ Mink x Aoba

隨興創作
文章在網誌,圖片在P站,追蹤請找噗浪

雖說是ミン蒼為主,並不排斥其他配對
好像也沒有雷

寫稿超龜速,不定期發片段文,完稿後會重新發成一篇完整的方便閱讀


最近沒報攤,抱歉不會開通販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Mink視角回憶童年。

有大量假想的背景設定。

*********************

妹妹一天天長大,開始有自己的事要忙。
她跟著朋友唱歌,跟著母親到村外摘採,跟著父親到鄰近城鎮買賣。
她也學下廚,爐灶的煙也是靈魂的通道,可以把亡魂們送上天,也可以與路過的靈魂交流。
唯一不變的,是睡覺前的那段時間仍會賴在我身旁。
她不再要求我唸書給她聽,只是靜靜的坐在一旁編珠鍊、繡花紋,偶爾搭上幾句話。

花了幾週時間,她為自己繡了件長條方形帶流蘇的披肩,大到能覆蓋她纖瘦的身軀,流蘇垂至腳踝,像蕩漾的水波。
兩臂拉直披肩的長邊,印在她背上的是隻展翅巨鳥的圖紋,我族的驕傲。
鼓音響起,她的靴跟隨之蹬躍,在大地母親的胸膛上踏起連步擊。
披肩即為她的雙翼,與巨鳥化為一體,開心的撲翅振舞。

我們都說,披肩是女人的翅膀。
當她們跳起舞來,春天便會甦醒,幸福即將到來。
在別的地方,它被稱為蝴蝶舞,但在我們族裡叫作鳥舞。
還有一個更廣泛的名稱,各部族一致認同的,叫作夢幻披肩舞。

蹬著舞步的妹妹,是如此神聖,彷彿能看見她的靈魂在發光。
雖然母親與部份女性族人也會跳披肩舞,但妹妹顯然是這當中最有天份的。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Mink視角回憶童年。

有大量假想的背景設定。

*********************

在妹妹長得稍微大了些,會講簡單的句子之後,反是我被她追著跑。
或許是在她剛學步的時候經常抓著我的衣擺穩腳,不小心就習慣當一撮雞尾巴,越想甩開就越招搖。
在她出生之前,從未遇過這種事,年幼的我因此起了彆扭。

我搬椅子堵擋房門,把自己關起來,看著繽紛的圖畫書,久違的沉浸在一人世界中。
妹妹發現推不開門,著急得邊敲邊喊我的名字。
我摀緊嘴巴假裝連呼吸聲都沒有,想讓她以為房間裡沒有人。
然而她直直站在門外嚎啕大哭,喊出的句子就像搗碎的玉米糊,全黏在一塊沒人聽得懂。
然後,媽媽抱起妹妹,邊唱邊搖,直到她止住哭泣。

晚餐的時候,父母對我們說,兩個人都要尊重對方有想做的事,也要相互瞭解困境,體諒彼此。
我說,看書的時候不喜歡被吵。
妹妹說,一個人會寂寞,害怕夢裡的怪物來找她。
妹妹保證以後都會安安靜靜的,拜託我看書的時候不要把門關起來。
我答應了,心裡卻很不是滋味。
覺得挫敗,妹妹能得到她想要的而我不能。

我不再擋住門,卻更常躲著妹妹。
抓著圖畫書跑到馬廄或樹上,任何她可能找不到的地方都試過。
即使她好幾次哭著道歉,希望我原諒她,我也只是一心想避開這個麻煩鬼。

直到有一天,學會爬樹的妹妹被樹下盤繞的大蛇嚇得動彈不得,不知道該怎麼下來。
年紀與她相仿的小小孩們也嚇壞了,一個挨一個的拉著我哭。
爸爸有教過我驅趕蛇的方法,這不是什麼難事。
但是當我看見掛在樹上手腳發軟的妹妹那副慘白面容,一股莫名的激昂在內心炸裂。
對弱小生命的憐憫和身為兄長的責任感,讓我強烈的意識到自己必須保護她。

這件事之後,我看待她的眼光變了。
不再覺得她煩人,不再需要躲著她。
當她抱著媽媽親手縫製的小枕頭挨到我身邊,我會把圖畫書上的文字讀出來給她聽,然後她就像隻被餵飽的小雛鳥,縮成一團安靜的睡著。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Mink視角的回憶,年少在村子裡的見聞。

用了大量假想的背景設定。

*********************

靈魂。
必定有生死相隨。
是世界上最貴重的存在,泛佈在看得到與看不到的所有地方。
身為萬母的大地孕育出所有的靈魂,使他們降生。
在生命盡頭的最末,身為眾父的太陽再將死者的靈魂接至天上同住一堂。

生過、死過,在那之後的靈魂,成為另一種特別的存在。
祂們平時住在天上,所行的道路與未死過的靈魂們不同。
祂們可以趁夜踩行銀河降至地面,或踏在任何雲霧上移動。
生者碰不到銀河,卻能製造雲霧。
透過與雲霧的接觸,生者與死者的靈魂又能再次進行交流。
能夠讓雙方直接共享雲霧的煙管,正是因此而神聖。

不論生或死,都是靈魂必經的重要歷程,因此部族的人總會慎重舉行相應的儀式。
甚至是狩獵歸來或宰殺家畜,族人都會生火焚煙,好讓牠們的靈魂有條路可以行至天上。

母親臨盆時,祈禱師在生產小屋裡點起香爐,在眾多古老靈魂們的包圍及庇祐下,迎接新生的靈魂。
尚且年幼的我,對生死的認識未深,直到那天第一次具體領悟到靈魂的重量。
震耳欲聾的哭聲直擊我的靈魂,整顆頭都在嗡嗡作響。
原來靈魂自降生的那一刻就能具有如此強勁的力量,足以憾動他人的靈魂。

母親、父親、祈禱師、村人們,輪流把額頭輕靠在新生命的頭上,遞送祝福。
我也湊上了自己的額頭。

妹妹,我的妹妹。
大人們說過在我出生時是受到神明祝福的,我還沒有分給別人過,但是現在我要把這個靈魂收過的祝福分給妳,讓祝福的力量在妳身上更加強大,妳要健康長大。

原本住有三個人的家屋,一下就變得熱鬧起來。
不是四個人而已,而是很多很多人。
每天都有許多婆婆阿姨和姊姊過來,送食物洗尿布、編衣服掃地板。
也有人帶著大孩子過來,讓我跟他們圍坐一圈,輪流唸書講故事。

漸漸的,妹妹會爬會說話,學會叫爸爸媽媽之後,第三個會講的詞是「Min-min」。
媽媽和妹妹下床的時間變多了,我追著妹妹滿地爬的時間也跟著變多了。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捏造養子設定+角色設定捏造。

故事在這篇告一個段落,但不知道該不該併稿。

********************

Mink的嘆息裡帶了點笑氣。

「還真的是毫無自覺啊你這笨蛋。血緣什麼的都是其次,你是在小孩身上看到過去的自己,於是做出與你經歷相同的決定,難道不是這樣嗎?」

完全說中了。
雖然在做決定的那個當下並沒有想那麼多,也許帶有扶養親生兒子的愧疚與責任感,但對於另一個小女孩的心態絕非順便行事的層級。

「Mink看得、比我還要清楚呢……」

笑著,哽噎著,側身抱住那副結實的身軀。
得到一如預料中的慣性回應,被Mink頭貼頭的磨蹭。

「你接納了小鬼頭、小妮子,也接納了這樣的我,一點也不自私。蒼葉,你遠比自己想像的還要厲害許多,也扛了超乎自己想像的事物。正因如此,別再把它當成你一個人的事攬在身上。那是我們的孩子,兒子和女兒都是,在今天成為我們家庭的成員,與我們共享世間萬靈的祝福。」

「嗚…嗚…Mink、謝謝你……聽你這樣說,我好、高興…」

這傢伙不論到幾歲,大概一直都會是個易於感傷的小動物吧。
Mink在心裡感嘆著,一邊拍撫顫抖的瑟縮的小動物背脊。

「我跟你說過有個妹妹的吧。」

沉穩的口調就像平時聊天那般自然。

「啊…說過,以前一起住在村子裡的那個?」

「嗯。小妮子……跟她有點像。個性的方面,看人的眼神也是,很好強的那種。」

「Mink,該不會…」

「誰知道呢。眼睛的顏色跟部族裡的人就差很多,其他相似的部份說不定只是巧合而已。」

Mink的部族,普遍瞳色偏淡,金黃是常見的其中一種。

「就算是部份的巧合,這樣也已經很多了。在那件事之後,我沒再考慮過下一代的事情,一直認為人生中只要有你就已足夠。即使如此,你卻還是為我的人生帶來新生命…我才是應該表達感謝的那一方。」

蒼葉笑了。
他效仿Mink把手撫上對方的臉頰,指腹在黑暗中拭過顎緣、顴骨、耳殼,五指探入濃密的髮浪,來回摸索頭殼的輪廓。

「彼此彼此呢,孩子的爸。一起把孩子養成了不起的大人吧!」

「啊啊。願神賜福我們一家。」

富有默契地,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他們的額頭再次相抵,輕輕地左右磨蹭。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虛構養子設定+角色人設捏造。

*****************

或許是黑暗中少了四目相交的壓力,也或許是今晚的肉桂味聞起來特別香甜,內心深埋的話語才總算能自唇隙傾洩。

「我還沒跟你提過吧,在我年紀小的時候……十幾歲那個時期的事。」

「沒。」

撫慰的手停下來了。
它很隨興的橫越胸口掛在身軀上,靜靜的傾聽,心跳與人聲。

「我蹺過家,一去就是好幾年。那時候每天心情都很糟,做盡荒唐事。整天玩萊姆對戰,也會抽煙喝酒,嗑過各種來路不明的藥、跟人鬥毆惹得渾身傷,還有就是……」

一股背叛般的罪惡感讓他語塞。
但是,緒意隱瞞更像是再多添一道背叛之牆,這對Mink太不公平了。

「這個你聽了可能會不高興。就是,我、那個時候,跟很多女性…那個、做了…那種事…」

「啊啊。」

正躊躇著要不要繼續講下去,Mink簡短沉穩的一聲應答表示了領會,不帶任何情緒,這讓蒼葉感受到信任。
於是他深呼吸,接下去講了。

「實際睡了多少人,我也記不清了。有時跟一兩個,有時搞群交,現在想起來都覺得很誇張的程度。還有就是,大部份的時候都、沒戴套…」

想起那孩子稚嫩無辜的臉孔,一陣心虛襲來。

「唉…沒染病真的只能說是運氣好。那個,因為後來發生一些意外,住院一陣子然後直接回家了。當時有做詳細的健康檢查,確定沒有染上什麼奇怪的東西。」

「啊啊。」

「因為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連我自己都快忘了,直到今天看到那孩子,我才突然想起來,那個,會不會是、我的…」

「不單單是這個原因吧。」

不愧是Mink,總能一針見血。

「對的…我擔心他也有類似的特異能力,還有他待的環境,都跟我很像。外婆有跟你提過吧?我小時候也是個孤兒,在教會長大的?」

「嗯。記得。」

「教會的生活,其實我都記不得了,只知道那裡一點也不愉快。所以我常常獨自偷溜出來,呆坐在沙灘上看海…就跟那孩子一樣。對不起,Mink,一切都是出於我的自私……」

「這點事情,沒什麼好道歉的。」

厚實的大掌再度滑向頭顱,撫著額也撫著臉。

「Mink…」

「如果有證據,也證明你們沒血緣關聯了,你會打消收養的念頭嗎?」

「怎麼會!既然決定要養了,那就無論如何都會養下去的!」

「所以你才會從一開始就打算連擺明沒血緣關係的小妮子也一併接納,不是嗎?」

「啊…」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有虛構角色的世界觀。

*******************

輾轉難眠。
在這張睡慣了的床上不知第幾次的翻過身,看著窗外昏黃的燈火透入室內,灰濛濛的房間和許多黑色的剪影相組。
這一塊是桌子,那一塊是櫃子,一條條整齊排列的長柱是陽台的欄杆。

「唉……」

在沉寂的色域中輕吐一息。

「怎麼了?」

床邊的榻榻米地板即時傳來回應,讓蒼葉嚇了一跳。

「Min…Mink?抱歉、吵醒你了嗎?」

「沒。」

所以是,本來就也還沒睡著的意思?
該不會也在想著同樣的事吧……

「我可以…過去你那邊嗎?」

「啊啊。」

「那就…打擾了。」

在昏暗的世界中伸長四肢,攀到床緣,滑出了被子滑下了床,慢慢摸到榻榻米還有舖在一旁的睡墊,把全身挪到睡墊上拉直躺好。
還在想著要不要摸索被子的邊角,它就自動覆上身軀了,連著一條溫暖的胳臂一起搭上來。

是Mink。
幾乎就貼在身旁。
在黑暗中看不到他的表情,卻能聽見他的呼吸,感覺到胸口起伏,還有圍繞在周遭像要把兩人緊擁相簇的濃郁肉桂味,有種讓人心安的感覺。

Mink的五指順理髮絲,慢慢摸上側頸,再來是顱側,安撫似的緩揉,無聲的疼惜。
面對這麼照顧人的Mink,內心的罪惡感加重了鞭笞。
遲早還是要講的吧,蒼葉鼓足氣,下定決心。

「Mink,有件事想跟你說。」

「是那孩子的事吧。」

「你怎麼知道!」

一聲氣沉的長嘆,帶著濃濃的肉桂香。
手,依舊緩緩地撫著髮際線。

「明明就不擅長應付小孩的你,卻會突然打算收養來路不明的小孩,就算不知道原因,也多半猜得到是跟長相有關聯吧。」

「啊…唔嗯,Mink真厲害呢……」

的確是長得太相像了,白天剛進家門時連外婆都瞪了半晌才回神。
雖然外婆除了表面的說教訓斥之外沒再多說什麼,還幫忙打電話跟教會的人相約領養手續的辦理時間,一副處之泰然的樣子,但她心裡肯定也有些想法吧。

不過有些事,恐怕是只有蒼葉自己才知道的。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文長注意。

有虛構角色設定。

***************

碧島的沙灘邊,蔚藍的青空與海水連成一片舖天蓋地的汪洋,像把整個世界都包覆在它的懷中,慈祥輕哼古老民謠,曲音在浪潮間飄搖蕩漾,被風拾起又帶往岸邊,傾入那個小小身影的小小耳朵。
一頭青藍色的長髮,被海風撥得凌亂,是金黃沙灘上最醒目的一點。
小小孩童縮著身子,朝大海發呆。
遠處鐘聲響起,是教堂的鐘樓,像在大力喚喊孩童的名字,然而他頭也不回,只想專心看著海,期望自己總有一天能被這片蔚藍吞噬,讓自己的一頭青髮與它相融為同一片亮麗傲人的湛藍。

「小朋友,你怎麼會一個人在這裡?」

耳邊傳來陌生的聲音。
可是,很好聽。
比海浪聲還要美。

小小孩童仰起圓嫩小臉,看向身邊不知何時湊近的人影。
是大片秀麗的青藍色,帶著朵朵白浪在風中紛飛。

孩子他,哭了。

「你終於來接我了--!」

「呀?不是、呃,喂!」

小孩死命抱緊眼前的成年人,深怕一放手就再也無緣似的,號啕不止。
跌坐在地的成年人也是一臉驚慌,除了不知該怎麼讓孩子止啼,那張小臉生的五官更是眼熟到令他驚恐的程度。
怎麼會這麼像呢?

「喂!放開我弟弟!」

哭鬧的小孩已經夠吵耳了,現在又興起另一道尖銳的喊聲。
唰唰唰唰唰的,是鞋子踏在沙地上奔馬的聲音,留著一頭黑色長髮的小女孩衝到跟前,毫不留情的朝成年人那身白衣連踹幾個黃沙印子。

「放開他!放開他!可惡的傢伙!」

「哎喲!不是!是他自己…嗚哇別踹了快住手啊!」

小孩子的力氣雖然沒多大,算不上真的痛,但再這麼糾纏下去沒完沒了。
要用「那個方法」脫身嗎?
可是對象是這麼小的兒童,說不定對發育會有不好的影響……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喝茶接吻的後續。
然後我卡稿惹............

*****************

蒼葉彆著嘴,看看Mink又看看自己手裡捧持的杯子,然後他決定把杯緣再度傾向自己的唇隙之間--

「嗯,嗯嗯。」

指尖在粗壯的胳膊上點了幾下。
Mink還沒探清那是什麼意義不明的嗯嗯聲,撇頭只見蒼葉正板著臉朝這邊仰望,唇縫的正中央堵了一朵燦爛的粉色櫻花,把漲紅的臉蛋襯得嬌嫣。
蒼葉也沒細想自己為什麼要做這種怪異舉止,僅僅是心頭萌生一種沒來由的期待,並且在跟Mink對上眼神的那瞬間感到羞愧與後悔。

「唉……」

Mink從喉間發出輕淺的粗音長嘆,吹落蒼葉的視線。
捏指輕沾,拈走唇間的小粉櫻,也摘下那枚原本在胸口鼓燥不已的期待感。

「所以我說你這傢伙真是……」

姆指與食指交互搓轉,指腹間挾持的潤濕花蕾鈍鈍沉沉的滲出水。
想也知道那是從花茶中叼出來的無辜小東西。
空下的手在唇角撫拭,抹走殘餘的花水。
無聲的凝視在空氣中形成威壓。

「Mink,對不、呣,嗯……」

指尖溜轉,掂起顎緣,銜走另一朵比小粉櫻更為鮮嫩的柔瓣唇花。

「唔、呣…哈嗯……」

「呣、啾…嗯啾……」

粉色的吻是春櫻的微酸香甘,混染肉桂的芳醇。

拈走了期待的小芽又如何?
他栽下的新苗已盛綻滿園繽紛華舞。

胸口竄起好多蝴蝶,掀亂了花瓣灌醉了腦袋,整個人暈呼呼的。

「啾、啾滋--哈啊、哈啊……」

「呣、哈啊…呼……」

勝負揭曉。
肺活量的較勁,蒼葉從沒贏過。
漲潮的雙頰,飛光了蝴蝶的空白的腦,攀扶身邊人的衣袖一面喘著大氣,濕潤的眼神迷迷矇矇,還沒分清這是現實還是夢。

Mink用姆指抹下自己嘴角垂掛的唾水,也抹淨蒼葉的,由二人交織而成的櫻香。

「這個份量,滿意了嗎?」

眼簾低垂,半罩著金黃寶珠,而那甜膩的低音在濕氣中朦朧迴蕩。

蒼葉猛地回神,震驚與尷尬與慌張失措以及欣喜若狂的情緒在臉上絞雜一團,形成很好笑的畫面,被Mink滿意的賞玩著。

「不…不要看啦……」

察覺到對方的視線,蒼葉連忙把燒燙的臉埋入自己與他的臂膀間,瑟瑟發抖。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之前來不及寫的段落。
還想補一些段子就先不併稿惹。
而且篇名也還沒決定

*****************

「明天早點起來,我們要出門一趟。」

即使追問了要去哪、做什麼事,Mink也僅是含糊地答了「有點事要辦」便不再多話。
他經常如此,這幾年來蒼葉也習以為常了。
確認過沒有需要帶的東西,其餘也就任他安排。

隔天的拂曉時分,蒼葉靠坐在床邊,半睏半迷濛的被Mink做了一番妥善打點,最後用一條吸飽清涼水的毛巾抹醒那張呆臉。

「Mink…早安。」

「早。」

男人收拾臉盆,金色的眼瞳與窗邊透灑進來的和煦柔光相互輝映,是蒼葉喜歡的色調,看著看著就自然地泛起笑意。
輕鬆愉快的蹬腿下了床,也跟著手腳俐落的做起行前準備。

「蓮、Rulacane,那就麻煩你們看家了。」

『啊啊,放心吧。』

『路上小心。』

Mink說要去的那個地方不需要帶allmate,看來前行的目標並不是山腳下的城鎮。

四月早晨的山風取來林中川流的冰澈,隨興挑撥行山者的風衣長擺和手織斗篷。
厚繭的手牽引骨感的手,斗篷邊幅的流蘇在風中掀浪花,布面繡的鳥紋生動起舞,在青藍色的蕩漾水絲邊啁啾戲耍。
相繫的身影出了森林,又沒入下一塊林區,踱過了溪畔又步過了石階。

蒼葉認得這路線。

雖然很少行經,但他有印象,Mink曾帶他走過幾趟,路途的最終總會去到那一處:Mink原初的故鄉。
燒毀的木材、家屋的殘骸,那個曾經被稱為神之一族聚落的地方,這一次跟上一次前來時並無二致,依舊的荒蕪潦倒。

村口就在眼前,Mink仍未放手,示意蒼葉一起沿村落遺跡的外圍繞行,從某條不顯眼的小徑步離村落。
蒼葉滿頭不解,因為Mink從沒告訴過他這條路,也沒說過這一區除了殘敗的遺跡之外還有什麼。

漫步於林間,一路上沒有對話。
不知何時,風聲已經停了。
察覺到氣氛改變的蒼葉,握緊與他相扣的手,接著感受到對方姆指的厚繭在手背上搓了搓,緩解那份沒來由的不安。

「到了。」

隨著Mink停下腳步,眼前是一片裸露的岩石山壁。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