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Huracan,發音是 烏剌槓

DMMd/ Mink x Aoba

隨興創作
文章在網誌,圖片在P站,追蹤請找噗浪

雖說是ミン蒼為主,並不排斥其他配對
好像也沒有雷

寫稿超龜速,不定期發片段文,完稿後會重新發成一篇完整的方便閱讀


最近沒報攤,抱歉不會開通販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敏蒼同居生活日常。

********************************

「Mink!」

蒼葉兩步併一步的湊上前。
Rulacane威風凜凜的降落在Mink肩頭,搶先打了招呼。

『真難得今天下班後沒直接來到工坊裡呢。』

帶著閒談口吻,一邊扭頭用喙順理飛羽。
蒼葉突然想起自己沒照慣例去接Mink下班,說不定讓Mink擔心了一番…想起來就更加心虛,語聲唯諾。

「我、我原本 打算買完咖啡豆就過去的,不小心逛街逛到忘記時間…Mink,對不起…」

今天的時間感一直很混亂,雖然是準時下班,但是夏令時間影響的關係,總有提早下班和時間未到的錯覺,一邊逛街一邊覺得還早得很,彷彿身處靜止的無限時間之中,直到Mink前來破除魔咒,時間才再度流動。
一道長息帶起Mink胸口明顯的起伏,輕輕、淡淡的口吻吹入風中,挾著風旋滾滾來到耳畔。

「沒什麼好道歉的。…在這邊正好,跟我來。」

落個句號就轉身直直走出去,也不給人反應或質疑的時間,蒼葉只能剎那的錯愕,驚急追上沿途灑落芳醇肉桂香的深色背影。
行至路口,靴頭轉個方向繼續前行,步伐有意無意的緩下,讓後頭的人能追到肩側併行。
眼旁兩側的招牌一個接一個晃過,這方向顯然不是回家的路。

「Mink,是有什麼事要辦嗎?」

「辦事、嗎…」

瞇細一線的眼瞼含夾金黃瞳仁,看向風中浮騰的狹隙,彷彿試圖從中勾出適當的答案。

「也沒什麼特別的。不過,正因為沒有特別要做的事,剛好適合做現在這樣的事。」

額頭順著微風側傾,只讓身邊人瞧見那道甜柔上揚的嘴角弧,害他差點醉得迷茫軟腳。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敏蒼同居生活日常。

***************************

「天啊Mink看到我寄這種內容會怎麼想…」

『蒼葉,冷靜一點!只要好好解釋,Mink一定能明白的。』

「嗚,也對,他應該看得出來不是我發…的吧?總之得趕快寫一封新的訊息去道歉…」

手忙腳亂的輸入幾個符碼,連一句完整的「對不起」都還沒湊齊,電話鈴聲就自動響起,把蒼葉嚇得差點摔一跤。
螢幕上顯示的來電者不是別人,正是Mink。

「慘了慘了,一定是看到訊息了!」

三秒的猶豫之後按下接聽鍵,發語之前舌頭牙齒還在互相打結。

「那個、Mink、我…」

「人在哪?」

Mink的聲音聽起來相當沉著,無法捉摸情緒。

「咦?我?在…有好幾間賣鐵器具的店,門口擺很多木箱,旁邊布莊外牆掛一面好大的毯子,是兩頭牛的圖案…」

雖然這一帶是認識的路徑,但蒼葉還記不住路名。
當地人也不太用路名指示方向,通常是直接用人名、店名來稱呼特定的區域。
在記住如此複雜的名稱之前,就只能粗略的以外觀特徵去描述地標了。

「乖乖在原地等。我隨後就到。」

「啊?喂?Min…」

電話已被擅作主張的掛斷。
Mink什麼都沒多講,依然搞不懂他在想什麼。
說要直接過來…不是還在工坊上班嗎?

「啊…已經是這個時間了。原來我閒逛了這麼久,該不會讓他擔心了吧…」

四時半,正好是Mink的下班時間。

蒼葉選了一面乾淨牆壁當作靠背,一邊想著等一下要好好解釋簡訊的事,一邊像在排遣不安的用手指反覆搔抓蓮那渾身抖擻的深藍長毛。
蓮也很配合的用小腦袋瓜頂上蒼葉的手,成功博得蒼葉欣慰的笑意。

腳下的影子又打斜了一些,襯著涼風,彷彿那些影子是被風吹著跑的,而且有一道跑得特別快。
是哪一家晾的披肩被吹走了嗎?
過去,又過來,過去,又過來,是凌駕於風之上更具有自我主張的形體。
忍不住抬頭一窺真面目,發現影子的主人就在正上方盤旋。

「Rulacane!」

粉紅大鸚鵡無視蒼葉的叫喚,盡忠的作為引導標示持續在高於屋頂的空中畫著一遍又一遍的圓。
蒼葉精神振奮的左顧右盼,數分後在其中一側的路口盼到熟悉的高大身影。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敏蒼同居生活日常。

****************************

按照夏令時間,現在是下午三時十五分,距離Mink的下班時間還有一個多小時。
蒼葉通常會直接到工坊等他下班,不過今天改了主意。

「稍微換一下路線,先去食品行買點咖啡豆好了。」

Mink有夜讀喝咖啡的習慣,蒼葉有時也會順手替自己泡一杯,因此咖啡豆的消耗量一直都很大,最近又要見底了。
專賣咖啡豆的小店位於小鎮繁華區,與Mink任職的工坊完全是不同方向,自己先去買就不用麻煩Mink下班後多繞遠路。
蒼葉是這麼想的。
本想早早買完早早去工坊,卻在商店區逛得入迷。

牽著馬匹馱著貨的叫賣商人、用押韻腔調么喝的搭篷小攤販、一屁股坐在門口替裝修中的店家漆繪新招牌的工匠,雖然對於已適應此地生活的蒼葉都不是太稀奇的場景,卻還是會因為喜歡這樣的氛圍而多加逗留。

--嗶哩哩!嗶哩哩!

『蒼葉,有簡訊。』

通訊器和蓮發出的聲響把蒼葉散漫的注意力拉了回來。

「對耶,真難得,會是誰呢…」

按開操作面板,簡訊內容一躍投射在眼前。

 

 HONEY! date with me.
 Let's enjoy a HOT SEXY night.
 I'll show you MORE...

 

「呃…這個是…廣告、簡訊,對吧?」

一字一字讀來,尷尬滿心中。
就算換了一種語言,這種煽情式的手法看來是全世界共通。

『啊啊,偵測發訊來源,看來是區域性隨機發送的廣告沒錯。沒有附件或網址,目的應該是引誘人回撥電話。』

可靠的小狗狗立即做了訊號搜尋和掃毒檢測。

「謝啦,蓮!不是含毒郵件就好,直接刪…啊嗚!」

邊走路邊顧著操作按鍵,一腳絆到路邊堆放的木桶,一時失了平衡。

「唉呦喂…還好反應得快,沒踢翻也沒摔倒。…咦?」

低頭定睛一看,投影螢幕上顯示的並不是刪除成功的畫面。

「糟、糟糕了!蓮!」

而是信件內容已轉寄成功的通知。
收件人是Mink。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敏蒼同居生活日常,Mink大大還沒正式出場。

******************************

難怪今天Mink會特別早起又特別早出門上班,只在餐桌留一份早餐就不見人影。
早上進店門的時候還覺得店長怎麼特別早來上班,店長除了平時的道早安還特別加問一句「Are you OK?」
真是神經太大條了才會一直沒發現時差的事,現在簡直自責到無地自容。

「沒問題的!這事很常見,別對它大驚小怪的,哈哈哈!早上以為你是身體不舒服,出門耽誤了時間還硬撐著來上班,擔心死我了,知道你健健康康的我就安心啦!」

「可、可是這樣上班時數…」

「我說蒼葉啊!如果你今天『準時』上班的話,就表示要比平時少睡一小時對吧?」

老闆一手撐在櫃台桌面,歪斜肩膀也歪斜著眉毛與嘴線,似笑非笑,食指尖像在輸入什麼思緒的頻頻敲打桌面上根本不存在的按鍵。

「要是你因為少睡這一小時導致工作時精神不濟的話,那可就是我的責任喔!如果堅持計較工作時數的話,你今天還是會晚一小時下班,結果又要晚一小時睡覺,這樣下去根本沒完沒了嘛!反正人們每年都會被夏令時間偷走一小時,不過是自然現象而已,無視它就行了!」

「這、這樣真的好嗎…?」

「可以的!可以的!到了冬令時間那一小時又會自動還回來的,神奇吧!說不定你又會迷迷糊糊的提早一小時來上班呢!哈、哈、哈!」

『以蒼葉的性格推算,這種情況的發生機率會比一般人高出許多。』

蒼葉手邊的提包開口縫裡突然鑽出一團深藍色絨毛小腦袋跟著答腔。

「蓮!夠了夠了快住口!怎麼連你也這麼篤定啊…」

「小狗狗還是一樣精明呢!好啦,聽懂了就快快下班做自己的事情去吧!」

老闆鎖完店門就兩手插口袋哼著輕鬆小曲揚長而去。
蒼葉站在門外看著斑駁半褪色的雜貨店招牌,依舊缺乏下班的實感。

「…好吧,先把時間調正確,再來思考要去哪裡做些什麼。」

『蒼葉,對不起,我的系統裡沒有搭載夏令時間的換算程式,沒能即時提醒你時間更改的事情。』

毛絨絨小型犬又從提包裡探頭出來,蒼葉則是笑著搔搔那個可愛的小腦袋。

「沒事的,蓮。店長也說沒關係了。說來是我不好,沒注意到要幫你裝時區換算程式。事不宜遲,現在就來下載和對時吧!還有回家之後,家裡的也要……啊。」

山上的那個家裡,一直都沒有時鐘。
Mink連手錶都沒戴,他是怎麼知道時間的?
就連今天的夏令時間更換也不會讓他錯亂,真不可思議。

『蒼葉,思考過度的話腦袋會當機的。』

「啊,謝謝你,蓮。我沒事。」

再度搔了搔柔軟豐厚的深藍毛叢,露出溫暖的微笑,浸沐在陽光與微風之中。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敏蒼同居生活日常,Mink大大還沒正式出場。

*************************

「蒼葉,嘿、蒼葉!該打烊啦!我可不想失手把你鎖在這裡一整晚, Mink可是會抓狂起來把整個鎮從底掀起來倒著擺的啊!」

店長的催促聲從貨架堆裡喚出一顆青藍色的腦袋,對於超乎想像的時間飛逝感到不可思議。

「哇!這麼快?抱歉抱歉,我這就來!」

雖然貨架的整理工作十分繁瑣,這裡畢竟是間生意清閒的鄉村小雜貨舖,對於效率啊業績啊都是毫無壓力。
這一帶的店舖大多如此,員工在約定的時間上下班,工作做不完也無所謂,下次上班再繼續就可以了,悠閒的生活步調與碧島那種應接不暇、時不時要外出送貨的忙碌很不一樣。
剛就職的時候還因為太急於找事做而嚇壞老闆,以為是心理壓力過大、有什麼精神創傷之類的,時不時就要關切一番。
不過,再怎麼適應悠閒,平時這時候早該做完的事,怎麼今天會做不完?該不會是散漫過度了吧……

「奇怪,今天明明也是一點開始整…嗚啊!店長!下班時間還沒到啊,你別嚇我!」

一看手錶,距離下班時間還有一小時,證明自己的時間感沒有出錯,工作效率也沒有什麼誇張的劣化。
店長大眼圓瞪,看看自己的錶又看看牆上的鐘,然後一副豁然開朗,飛快彈出左右食指瞄準蒼葉。

「啊哈!你忘記今天是夏令時間了對不對?原來是這樣、原來是這樣!抱歉我該早點注意到的,哈哈哈!太好了!哈哈哈…」

夏令時間。
因應夏季日照時間增長而改動時區差異,讓人們可以提早開始作息的制度。
也就是說,今天開始的時間都要加快一小時…

「所以現在…下午三點?我的錶是兩點,那我來上班的時候、不就……店、店長!真的很對不起!那、那個,我該怎麼…」

遲到一小時。
以日本標準可是重大失態,就算因此被免職也不能有怨言的程度。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Mink視角回憶過往。

有大量假想的背景和角色設定。

******************

當晚即刻帶一票部下到目標物的住家附近準備埋伏綁人,卻發現兩個黑夾克屋內逗留,在附近盯哨的部下也傳來目擊消息,有一整群Morphine鬼鬼祟祟的不知道要去哪裡。
東江的爪牙會摸到這裡,表示他們很可能跟我盯上同一個目標,我們必須搶先一步逮到人。
另一批跑走的應該也跟這件任務有關,謹慎起見,就派盯哨的繼續跟蹤。
我則是領人衝進屋內先把那幾個黑夾克敲昏,檢查室內沒有任何住戶,正要做進一步調查的時候,那個冒冒失失的冒失鬼自動進甕被我們逮個正著。

把人綁回基地,趁他昏迷時搜過身,沒什麼可疑的物品--除了那個藥盒之外。
做過簡單的化驗,成份非常不妙,是一般人吃了會對腦部造成損傷的重度藥物。
普通醫院不可能開這種處方,不,這種管制藥品就連白人國度的黑社會都極為罕見,一介市井小民是怎麼搞到一整盒的?
有些問題顯然得問本人才知道,不過這個白痴開口閉口只有外婆,完全無法正常談話,我甚至懷疑他已經嗑藥嗑到腦殘。
乾脆略過質問,直接測試危機狀態下的聲音反應,也要逼他乖乖就範,比起揍人和拷問更有用的做法就是強姦,損傷小、效力大。

出乎我意料,這個冒失鬼的力量異常強大。
被逼到絕境喊出的聲音,直接讓在場所有人昏厥。
那隻機器鳥是唯一不受影響的,我則是活物之中第一個恢復意識的。
依稀記得在我失去意識之前,有個強烈的意念進入腦中,要逼我放棄一切。
我在堅持復仇與放棄復仇之間痛苦掙扎,腦中一一浮現的族人面孔讓我硬是咬牙撐住信念,卻也因為過度的精神耗弱而短暫的失去意識。
比起我的狀況,那些部下更像是果斷的接受「放棄」指令,早在我昏迷前一個個倒下,還比我晚醒來。
如果不是親身經歷過這種抗衡,很難相信所謂的精神攻擊和聲音操控居然真的存在。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春天季節,喝茶接吻小甜文。

************************

「也差不多是這個季節了呢……」

蒼葉正在整理外婆寄來的土產,翻出一罐讓人好生懷念的東西。

「這個,Mink應該沒吃過吧?」

抓起罐子,揚手晃了晃,朝隔著紙箱坐在對側沙發上的Mink招呼。
Mink放下手中正在編織的帶狀飾物,凝起眉帶著怪訝的眼神,緊盯伴侶手中的透明玻璃罐。
滿堆粉紅與大量白砂似的細粒狀結晶體,在密封的空間內癱睡成一團。

「沒。……那是糖醃的?」

眉頭不自覺擰得更緊了。
如果只是一點點糖的話,還有辦法將就著吃。
對於甜度爆表的東西……例如這種程度的,頂多指尖小沾試個味道即是極限。
如此思忖著。

「鹽醃的啦!嘿嘿嘿~」

想到能換自己有機會帶驚喜給對方,青年笑得一臉燦爛。
Mink伸手接過罐子,左窺右瞧地研究起來,神情充滿好奇和猜疑。

「是要跟什麼拌在一起吃嗎?」

「嗯--用途有很多,配菜的調理,捏進飯糰裡也不錯,還能做和菓子……」

一邊講一邊努力搜索在自己家鄉的生活記憶,想著想著口水都快垂下來了。

「不過,今天還是先做最簡單的吧!」

半瞇的笑眼裡刻意矇上一層神秘。
他很享受Mink現在這副認真卻又帶點困惑的表情。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Mink視角回憶過往。

有大量假想的背景和角色設定。

******************

在我的指揮下,前置作業如火如荼展開。
戰鬥訓練、走私軍火、竊取新都市設計圖、規劃數種入侵路線、配置人手和任務、向駭客訂貨,時不時還要躲警察,特別是某個頑固的擴音器笨蛋。
城鎮中有一票以Morphine為名的團隊在地下活動,行蹤難覓,組員的共同特徵是黑夾克和呆滯的眼神。
有他們出現的地方,就有一般居民失蹤的事件發生。
隨時間經過,失蹤規模越來越大,街上也越來越多經歷失蹤後被放回來的居民,像喪失靈魂般的到處遊蕩,有些症狀很像光毒品後遺症,比先前在監獄內看到的還要嚴重許多。
雖然尚未掌握明確證據,那個Morphine應該就是專替東江幹些骯髒事的殭屍部隊,成員本身也是被洗腦者,放回來的居民則是實驗失敗品。
在我們集體逃獄後,光毒品的研發工程仍在繼續,技術驅近成熟,甚至開始應用在少數高價會員制的夜店中。
行動的日子不遠了,光毒品完成後會大幅降低我們的勝算,必須在研發結束前摧毀總部。

在這樣忙得不可開交的某一天,我正在大街上練騎重機,差點撞到的一個冒失鬼,講話的聲音有種說不上的奇妙感。
不想在大街上招人注目我就先騎走了,回到根據地的時候想起曾經讀過的研究檔案,附帶的幾個範例音軌有著跟那冒失鬼類似的振動頻率。
說巧合也太巧了點,因為很在意就把他追加到調查名單內。
身家背景都只是普通人,唯一特殊的記錄是數年前曾以街頭遊戲玩家的身份叱吒一時,未嚐敗績。
循線查到他就職的店名,好幾名部下說對這間店特別有印象,有的人甚至是常客,理由全是「接電話的小哥聲音很好聽」這種說詞。

我直接撥一通無聲電話到店裡,把冒失鬼講話的聲音錄下來做驗證比對,確定他的聲帶振動方式異於常人。
雖然威力不強,他的聲音的確具有蠱惑人心的效果,有必要深入研究。
不論是利誘或威脅,都得把他帶回基地調查。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Mink視角回憶過往。

有大量假想的背景和角色設定。

******************

成功的計畫讓我搏得囚犯們的信賴,成群的人自願成為部下,順勢成立地下化組織,佔據碧島眾多廢棄區域的一部份,效仿當地青少年流行的團隊遊戲,用圖騰佔地盤確保勢力範圍。
部下們為了命名和圖騰設計吵成一團,我不想浪費時間,就隨便撇了一幅彩虹叫他們閉嘴。
雖然當時懶得解釋為什麼是彩虹,我想是因為告別故鄉的最後一天所看的晚霞有著彩虹般的色彩,成為我心中永遠的烙痕。
團隊名的scratch也是根據心情隨便選一個最相符的單字。
我想攫住靈魂和家鄉的一切,也想抓裂惡魔的五臟六腑。
沒有比它更能概括這一切的單字了。

從監獄逃脫的時候,我也偷走那邊的研究資料,發現惡魔瘋子研發的不只是光線暗示,也研發聲音暗示,只是研究進度沒像光毒品那麼順利。
最早的研究資料可溯及二十五年前,這不是普通的執念程度可以做到的誇張。
我不需要瞭解背後的因由,只顧專心貫徹人生最後的使命,無論發生什麼變數都不容動搖。
在這個名為scratch的組織內,成員們是因為「與東江財團敵對」的共通目標,利害關係一致才甘願集結在我手下。
他們不需要知道太詳細的事,研究相關的內情只有我曉得。
只要扳倒東江,就能消除那些莫須有的罪狀,我也會前往另一個世界,這個臨時性的集團就會自然解散。
沒有培養交情的必要,也不該讓他們跟我有額外的牽扯,而且必須訓練到絕對的服從。
一切採取暴力管理,規則很簡單:所有違背我命令的都要公開接受鐵拳制裁。
讓「不容背叛」的觀念深植人心,不只是把他們培養成聽話的棋子,強烈的恐懼有助於讓他們對抗東江財團研發的洗腦裝置,降低破壞計畫的風險。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