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Huracan,發音是 烏剌槓

DMMd/ Mink x Aoba

隨興創作
文章在網誌,圖片在P站,追蹤請找噗浪

雖說是ミン蒼為主,並不排斥其他配對
好像也沒有雷

寫稿超龜速,不定期發片段文,完稿後會重新發成一篇完整的方便閱讀


CWT51寄賣L36,新刊有

抱歉不會開通販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敏蒼同居生活日常。

****************************

「講了你就會一直在意誤傳的事,一路上自責而無法逛得自在了吧。」

一語道破。
的確現在就因為訊息的事而不斷自責,但是沒想到Mink連這種地方都顧慮到了。

「對不起…」

好像讓Mink花費非常多額外的心力,這麼一想又更加過意不去。
那對眉間的溝紋又堆得更深了。

「沒必要道歉。所以不是說了嗎,遲早都要帶你認識環境,有一起做這件事就夠了,理由從一開始就沒什麼好說的。」

煙管斗口孤煙飄渺,繞著低沉的語調打轉,透露無奈的氣息。
若不是蒼葉非常想要求得答案,Mink應該是打算完全不談及誤傳訊息的事情。
那個Mink,居然會如此認真為眼前的人困擾到這種程度,這是以前想像不到的事。
青年的心底深處有種莫名的歡喜在翻騰。

「再說,訊息什麼的,就當作真的是那樣也沒有差別。」

輕描淡寫的補了最後一句,然後像是沒事般的轉頭瞭望山巒,把一臉訝然的蒼葉晾在一旁擺傻眼。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MinkAobaNovel7_cover_blog.jpg

CWT51新刊

day1-L36
day2-L36

書名: May the Great Spirit be with you.

DMMd / Mink × Aoba

收錄網誌裡的完稿文章,出刊版本有做過修飾和加筆。
全小說約11,000字。A5書28頁,80元。

有收錄的篇章標題:

《粉櫻春綻》
《迷溺交融》
《Calumet》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去年寫的生日賀文和片段,加筆併稿惹!!!!!!!
敏蒼幸福恩愛qqqqqqqqqqqqqqqq

************************

「明天早點起來,我們要出門一趟。」

即使追問了要去哪、做什麼事,Mink也僅是含糊地答了「有點事要辦」便不再多話。
他經常如此,這幾年來蒼葉也習以為常了。
確認過沒有需要帶的東西,其餘就任他安排。

隔天的拂曉時分,蒼葉靠坐在床邊,半睏半迷濛的被Mink做了一番妥善打點,最後用一條吸飽清涼水的毛巾抹醒那張呆臉。

「Mink…早安。」

「早。」

男人收拾臉盆,金色的眼瞳與窗邊透灑進來的和煦柔光相互輝映,是蒼葉喜歡的色調,看著看著就自然地泛起笑意。
輕鬆愉快的蹬腿下了床,也跟著手腳俐落的做起行前準備。

「蓮、Rulacane,那就麻煩你們看家了。」

『啊啊,放心吧。』

『路上小心。』

Mink說要去的那個地方不需要帶allmate,這表示前行的目標並不是山腳下的城鎮。

四月早晨的山風取來林中川流的冰澈,隨興挑撥行山者的風衣長擺和手織斗篷。
厚繭的手牽引骨感的手,斗篷邊幅的流蘇在風中掀浪花,布面繡的鳥紋生動起舞,在青藍色的蕩漾水絲邊啁啾戲耍。
相繫的身影出了森林,又沒入下一塊林區,踱過了溪畔又步過了石階。

蒼葉認得這路線。

雖然很少行經,但他有印象,Mink曾帶他走過幾趟,路途的最終總會去到那一處:Mink原初的故鄉。
燒毀的木材、家屋的殘骸,那個曾經被稱為神之一族聚落的地方,依舊的荒蕪潦倒,寂靜地沉睡在層層覆蓋的綠意之中,焦黑的痕跡似乎又比上一次前來時少了幾寸。

村口就在眼前,Mink仍未放手,示意蒼葉一起沿村落遺跡的外圍繞行,從某條不顯眼的小徑步離村落。
蒼葉滿頭不解,因為Mink從沒告訴過他有這條路,也沒說過這一區除了殘敗的遺跡之外還有什麼。
漫步於林間,一路上沒有對話。
不知何時,風聲已經停了。
察覺到氣氛改變的蒼葉,握緊與他相扣的手,接著感受到對方姆指的厚繭在手背上搓了搓,緩解那份沒來由的不安。

「到了。」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敏蒼同居生活日常。

*****************************

「啊啊。那個也有關係。」

那些Mink曾經答不清楚的問題,似乎一直被他惦記在心裡,想著能讓外地人最好懂的介紹方式,才會有今天的種種舉止。
這麼說來,好像也在閒談間問過歷史或物產之類,連自己都沒放在心上的話題。
Mink在導覽時都記得一併介紹,到底是多驚人的細膩心思才會記住這麼多日常細節啊這個男人。

「主因還是今天的那則訊息。」

「訊息…?」

「下午的時候,你不是傳了一則嗎,全是英文的。」

「啊啊啊啊!」

一直覺得忘記什麼重要的事,現在突然承受天打雷劈般的驚嚇,想澄清的誤會不好好解釋會很不妙啊!

「Mi、Mink!對不起!那則訊息其實…」

「啊啊。是收到廣告卻失手誤按轉寄了吧。」

「啊咧?你怎麼知道…」

又一口煙緩緩從口隙竄散,成熟穩重的肉桂味。

「果然是這樣。口氣和語法就不像你寫的,而且你也不是會發這種無聊訊息的人。」

「真的,非常抱歉……」

無聊的訊息。
就算是誤發,讓Mink看到這種垃圾文宣,果然還是會覺得浪費時間吧。
一切都是自己手殘造成的,想著想著就忍不住低下頭來。
Mink一開始就看出真相了,卻沒主動提這件事,大概是覺得沒什麼了不起的,連怪罪都不需要的程度,因為真的就只是無聊事而已。
可是,心裡還是會在意啊,做出像對他造成騷擾行為的事。
這種,一點也算不上愉快的事……

「不過,在這之前我還沒好好帶你認識這裡的環境,那則訊息正好提醒這件事。」

是那句「date with me」,所以才會有今天這種像約會的行為嗎?
啊…仔細想,兩個人一起在特定景點遊玩,做些讓人輕鬆開心的事,好像真的就是情侶約會在做的事情。

「既、既然一開始就知道訊息的事,你早點說清楚嘛…」

手指頭擰著膝蓋頭的牛仔布,眼神飄移定不住焦點,內心的動搖完全顯現出來。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敏蒼同居生活日常。

*****************************

從這個鎮口出去,就是兩人回家的方向。
蒼葉感覺得到這是今日活動的尾聲。
Mink是故意停下來休息的,為了讓蒼葉恢復足夠的體力走接下來的一大段山路。
側眼頻頻偷瞄那副輪廓冷俊的五官,不知道在漠然的表情下藏了多少心思。
今天的他做了很不像Mink的舉動,但說不定這才是真正的他會做的事。

「怎樣?」

反覆偷螫過來的視線頻繁得令人難以繼續裝作無視,金色煌亮的雙眼決定正面對上那雙怯弱搖擺的淺棕瞳眸。

「啊!沒事!…也不是沒事…我在想、一些事…」

眼神想要閃避,但又覺得這反而顯得更可疑,還是只好生硬的強迫自己與Mink正眼相對。
那對野狼般的輝煌金眼彷彿蘊含不知名的古老魔力,越是與他對視就越無法遮掩內心的想法,一切真實都必須暴露無遺。

「我可以、問你嗎…今天,怎麼會突然想逛街?啊、不是說這樣不好!我逛得很開心!只是一開始有稍稍嚇了一跳…這是我們第一次,不是因為買生活用品,還一起在鎮裡繞那麼久,對吧?總覺得很特別,是不是紀念日什麼的…」

深怕惹對方不高興似的,戰戰兢兢的挑選用詞。

「這沒什麼好解釋的。」

挑揚的眉毛接著又在看到那張受到打擊的可憐神情後,轉變為鎖緊的眉頭。
那副受傷的模樣,總讓他覺得有數千隻無形的手伸出來扯緊心臟,得要很用力吸氣才能喘上一口正常的吐息。
薄唇含上煙嘴又再深深吸汲一口,吐出炙熱濃郁的肉桂香,任它化作輕風淡雲。

「反正你平時也總是問東問西的,什麼都想知道的樣子,遲早都要帶你走這一趟,今天走跟以後走也沒什麼差別吧。」

點起原本以為要強制中斷的話題,蒼葉很專注聽進一字一句,比在聽導覽時還認真。

「…莫非是我之前好幾次問你的,這邊的地方料理長什麼樣子的事情?」

之前在家裡提問的時候,Mink總是一邊沉吟一邊含糊的回答,聽了不是很懂。
經過今天的見識,才明白這些料理光用三言兩語是講不清楚的,成份、口感、色澤、氣味,都得仰賴身體去記憶。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敏蒼同居生活日常。

*****************************

「啊呣啊呣…啊,這個沒有包餡呢,也沒加糖的樣子,就只是單純的炸麵團?」

又是意料外的味道,是不同風味的好吃,很有新鮮感。
嘴裡含著微溫的炸麵團再喝一口牛奶,香到滿嘴饞。

「這是用玉米麵團油炸的點心,叫做hushpuppy,以前的人嫌狗太吵的時候只要餵這個就能讓牠們安靜別亂叫,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你們這裡的點心都有些好奇怪的名字啊!蓮,你要不要也來一顆試試啊?」

說到狗就想起要逗弄背包裡的智能寵物,拿了一顆湊到牠嘴邊,看牠認真撇頭閃避的模樣煞是有趣。

『蒼葉,別這樣,快住手。我是舊機種的型號,不具備處理這種有機物的性能。』

冷眼沉默的男人與鸚鵡靜靜看待這一切,跟旁邊的玩鬧組合形成強烈對比。
都是年過二十的人了,蒼葉仍然經常展現一點都不像大人的這一面。
Mink含糊不清的低語著,簡直就像孩提時代還沒玩夠,什麼的。

「喂。」

「啊?呣!呣呣?」

在淘氣大男孩聞聲回頭那一刻,冷不防的朝他嘴裡塞了顆炸玉米團,讓他連名字都喊不清,錯愕的邊嚼邊盯著Mink那張木板臉淡淡浮現的冷笑。

「果然安靜多了。」

『看來hushpuppy的傳聞是真的呢。』

『得救了。』

「嗯!唔唔!」

正想要抗議別把自己當小狗哄騙,隨即又被Mink硬塞第二顆炸玉米團,堵住所有的意見。

「Hush。」

Mink滿意的看看那張不知是填到鼓起還是氣到鼓脹的雙頰,接著又自顧自的當起領路響導往下一個目標走去。
他們幾乎把整個不大不小的城鎮逛遍一輪,沿途又隨便買了些小吃把蒼葉餵個半飽。
最後他們一起坐在靠近城鎮出入口,一根充當公共長椅的橫倒圓木上。
背倚建物迎向煦風,賞著鎮外野景散戶,西傾的金光太陽正扯著雲帶,低頭向山巒呢喃。
Mink的導覽已經結束了,他一語不發的遠眺綿延山脈,好像朝小木屋的方向,但是又有些偏離。
銳利的眼神切開層層林叢,貫通片片岩壁,毫無猶豫的凝視唯一一個只有他看得見的焦點。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敏蒼同居生活日常。

*****************************

「不過,會特地帶我來吃這個,就表示它是值得推薦的好東西對吧?」

蒼葉忍不住從Rulacane的櫻桃盤拎走最後一顆往嘴裡塞,酸酸甜甜的。
Mink對這貪吃鬼瞥過一眼,嚥下嘴裡的玉米糊,就直接端著清得乾淨的空碗起身。

「走了。」

「啊啊!Mink!等…等一下啦!我是不是講錯話了?」

趕緊吐掉櫻桃籽,跟著把餐具交還櫃台後追上高大男人漫步漸遠的背影。

『這兩個人怎麼總是重覆同樣的畫面啊。』

粉紅大鸚鵡好整以暇的杵在桌面,用爪子搔搔腦袋,清理身上沾附的果核碎屑,仔細打點完畢才撲撲翅膀而去。

Mink熟稔的領路,在城鎮中繞經各種大道小巷,指出當地少有的電腦維修行的位置,一一講述眾多皮件行各具的特色,哪一棟建物有什麼樣的歷史背景,某個不起眼的小戶販售自家牧場最新鮮的牛乳等等,周知甚詳,彷彿在這城鎮中的一草一木有任何變化他都知道。
蒼葉對牛乳並不那麼感興趣,雖然不像小時候有那麼強烈的厭惡感,當Mink擅自買了一瓶遞過來的時候他還是遲疑一下才接手。
Mink直勾勾的眼神好像在命令「給我喝下去」,在無形的壓力下努力喝了一口,跟想像中的味道不太一樣。
雖然牛乳還是牛乳的味道,跟日本產的牛乳相比就是有種說不上的微妙差異,而且是比較美味的那種。
亮起大眼對Mink眨了眨,又喝了一口。
Mink滿意的頷首,轉頭又走到對街買來一袋炸物。

「今天會晚歸,吃一些墊墊胃。」

黃棕色的小球狀炸麵團,散發誘人的熱油香。

「這是迷你版甜甜酥嗎!這裡也有這種點心啊?」

想起外婆的拿手點心,滿滿的親切感湧上心頭。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敏蒼同居生活日常。

******************************

「自古以來在這片大地生存的住民,有三種賴以維生的重要作物。玉米、南瓜、菜豆,從創世之初一直陪伴各部族的人走到現在,就像大地母親一樣溫柔守護我們的生活。這三種作物經常被種在同一塊田裡,看起來就像感情親密的家人,在許多部族裡尊稱為三姐妹。」

「這麼說來,這一碗就是…」

蒼葉用頓悟般的眼神看著手中半碗的金黃。

「因為是用三姐妹做成的料理,就直接叫三姐妹。其他地區有類似的食物,但不一定會用上南瓜和菜豆。你看到的碎粒是粗玉米粉,以它為主,每個地方都有自己的特色配方,有拌入五穀或碎肉碎菜的,這種玉米糊料理有個通稱叫grits。」

正因為是玉米文化的古老發源地,與玉米相關的詞彙又多又雜,也只有像Mink這種土生土長的住民才能洞悉得如此透徹。
蒼葉邊聽邊吃,轉眼已經所剩無幾。

「難得你都特地買了,要不要也吃些?」

再怎麼說也是Mink付的錢,就這麼獨吞也很不好意思。
Mink面無表情的接過木碗,單手撫胸講了一串蒼葉聽不懂的句子之後才開始用餐。
不是日文也不像英文,大概是Mink原本的母語吧。
在一起生活之後,有時會聽到Mink用母語喃喃講些什麼。
雖然聽不懂,但是總能感受到講著母語的Mink被一股安祥的氣氛包圍住,看起來很沉穩,但也有種孤單的感覺。

嚼食的動作很優雅,從表情依然看不出情緒。
蒼葉一手撐在桌面托腮,若有所思。

「像三姐妹這樣的料理,是Mink喜歡的口味嗎?」

要是喜歡的話,也許下次可以嘗試自己煮一頓類似的餐點,這麼思索著。
木湯匙的動作明顯停頓,一雙金黃瞳眸直勾勾的盯過來,蒼葉的肩頭不自覺地繃緊一聳。

「說不上喜歡或不喜歡…我沒想過這種問題。」

認真困惑的眼神,怪異的答案,讓蒼葉瞪大眼睛。
平時烹調的口味多有被批評的時候,還以為Mink是對飲食喜好有所堅持的人,沒想到他意外的連自己的好惡都很遲鈍。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敏蒼同居生活日常。

*******************************

「Mink。」

「怎樣?」

蒼葉放慢進食的速度,若有所思的嚼著食物抬頭發問。

「剛才看你在櫃檯,只說了『一碗』對吧?這是這種食物的名稱嗎?」

這個地區除了數種原住民語,即使是通用的英文之中也含有大量方言、俚語等,都是蒼葉非常陌生的用語。
明明是聽得懂的單字,也無法確定它真正代表的意涵。
只要一有機會,他就會像這樣試著跟Mink討教。

「只是因為這家店的菜單上,只有這一項食物會用碗盛裝,對店家講『一碗』就知道要買什麼了。這一帶的常客都是這點餐的。」

聽起來是內行人的點餐方式,不過蒼葉更相信眼前這男人只是慣於無所不用其極的把需要使用的詞彙量縮到最少。

「常客…Mink也是嗎?」

難以想像Mink對特定餐飲店執著到經常光顧的模樣,蒼葉覺得這很稀奇。

「有一陣子…在你剛住下來的那段時期,來這邊吃了好幾次。」

語帶隱諱,眼神飄向斜對面的房舍,低調的異樣反應讓蒼葉愣了三秒後會意過來。
「那段時期」--曾經把蒼葉逼到精神崩潰邊緣,在同居的情況下卻被Mink徹底當空氣,完全拒絕互動的整整三週。
每天煮足兩人份的三餐料理,不斷嘗試各種菜色,Mink卻連一口都沒吃,也沒另行下廚,顯然都是自行在外解決吃食的,也因此有比現在更誇張的早出晚歸作息。
也就是說,在那個時候成為這家店的常客。

當時的Mink是抱持什麼心情坐在這邊用餐呢?
不過,就是因為知道了這間店,才有機會像這樣帶自己來品嚐美食啊!
想到這邊,蒼葉呆愣的神情又化為柔和,甜甜的曲起笑弧。

「料理本身的名稱有很多種,在這一帶的聚落都稱為『三姐妹』。」

Mink繼續解說。
或許也帶有強制變更話題的意圖。

「三姐妹?」

吃得滿臉香的臉龐又瞬間傻掉了。
怎麼聽都不像是菜名的稱呼,也無法想像這樣的料理跟女孩子有什麼關係。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