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Huracan,發音是 烏剌槓

DMMd/ Mink x Aoba

隨興創作
文章在網誌,圖片在P站,追蹤請找噗浪
ask在這邊

雖說是ミン蒼為主,並不排斥其他配對
好像也沒有雷

寫稿超龜速,不定期發片段文,完稿後會重新發成一篇完整的方便閱讀


最近預計會報12月和寒假CWT
抱歉不會開通販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

「要拉了。」

整副手掌被緊緊掐住,我也跟著使力,讓五指牢牢嵌入,頸項用力的垂舉。
下一瞬,我還以為自己飛空了,自雪堆中飛向Mink的懷抱。
心裡仍飄著一股不可置信,自己居然真的從那樣無助的困境中脫離。
而空氣中暈染的肉桂香告訴我這一切千真萬確。

「Mink…」

抬起手想藉由擁抱來確認他的實體存在,但手套搭掛到那件黑色風衣上,接著就沒有多餘的力氣可以使喚了,僅僅只能搭著,倚在胸口上仰望他的臉龐,接受他吐出的團團白霧。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

「……葉!喂!蒼葉!」

啊咧?

「聽得到嗎!蒼葉!」

Mink!是Mink的聲音!很近!

半放棄的雙手再度使勁扒起雪來。
在崩落的碎雪細泥幕後似乎能看見一團黑影聳立在上方處。

「笨蛋!別過來!」

盛大的怒吼把我嚇傻了。

別過去的意思是……莫非,我們已各別處於生與死的界線兩側?
雪的重量、Mink的聲音、寒冷的空氣,這一切的感覺卻又是那麼真實。
我究竟,是生還是死?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

從雪堆裡拔出手,往旁邊一撐--就又被淹沒了。

怎麼會這樣?

本該是地板一般的存在,卻突然變成近似泥沼的物質。
雪,還在崩落。
我的身體正在往下陷。
腦內警報大響,告訴我再不爬上去會很危險。
奮力扭動肩頭讓身體側往原本過來的方向,拉高手臂試圖攀雪而爬。
然而,更多的白茫摻著雜枝朝我撲襲,我連自己的衣襟都看不見了。

「Mink--救、嗚!」

一邊划著手一邊呼救的結果是半張臉被雪埋到連聲音都出不去。
雖然有圍巾罩住口鼻避免吃雪,但是吸入的空氣明顯變得更冷了。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

甫出家門,階梯外延伸的一道雪坡拉住我的目光。
周圍的雪高還得讓人煩惱如何攀爬,憑這道緩坡正好能輕易走上高地。

「Rulacane,這條路……該不會是Mink開的?」

『會做這種事的,也只有他了。』

總覺得,被照顧得無微不至呢。被那樣的Mink。

「呀-呼-!」

無以言狀的勝利感。

一口氣撲倒在雪地上。

Rulacane早一步撲著翅膀飛走了。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終於完稿的長文,本來以為是素菜卻演變成大魚大肉…!
時間設定在同居了N年後的某個冬天。
注意有R18描寫內容。

 

卡莉布的名字取自caribou,北美馴鹿的意思。

Tequila、Blue Margarita、Blue Diablo、田納西,這幾個都是酒名。

手捲=burrito
美南鄉村沙拉=bayou chicken salad
火雞費城=turkey philly=火雞起司三明治
墨西哥薄餅=tortilla


**************************************************

才只是下午四點而已,巨大的熟成橘粒已癱倒在山腳,在我們頭頂滲染滿天橙汁。在上空盤旋的Rulacane也被潑得一身橘黃。

這個地方的冬季,白晝是如此短暫。難得今天雪層薄,人們趁著夜幕未降,紛紛來到商家密集的鎮中心,找尋漫長冬休之中偶爾會在好天氣進行短期營業的店舖,補充食料和日用品。我們也不例外,出來買了乾貨和臘肉。
雖然現在沒在下雪,在零下的戶外長時間走動,腿部肌肉還是不爭氣的想要縮成一團球。
原本還能與Mink併肩的,也逐漸落後一兩步的距離。被他察覺並特意放慢腳步,甚至縮小步伐之後,依然不敵我越發遲鈍的兩腿。
真是不妙,回程還有好一段距離,途中夕陽就會被地平線完全吞沒,氣溫會降得更快。在這種環境下喊休息反而更危險吧,如果說要去旅館又顯得非常奇怪,明明家就在附近,而且也難保明天不會因大雪受困旅館,多住幾天的話感覺很浪費錢,也不知道身上現金夠不夠付,這附近的旅館老闆也認得我們是當地居民,突然住進去的話一定會被想成是我們忍不到回家想馬上打炮,嗚嗚那豈不是更丟臉嗎……

「……喂、喂。」

「咦?啊啊!抱歉!不小心就停下來了,我們繼續走吧!」

Mink站在身側,動也不動,深深嘆了口氣。

「我剛才的意思是,今天不煮晚餐了,我們在鎮上吃過再回家吧。」

「哎?」

追隨Mink的視線,他正抬頭望向對面街口的酒吧招牌。
一樓窗戶透著懶洋洋的橙黃,看不出光源是來自燈火還是夕陽。再看看門口,垂掛斗大的「OPEN」字樣,那就錯不了,它也是今日少數突發營業的店家之一。
太好了!既能休息又不怕在雪地失溫,也不會像住旅館那樣有太多疑慮,萬歲!

「Mink!你簡直是個天才啊啊!」

顧不得他一手還揣著滿裝食物的紙袋,狠狠撲抱上去,硬是把頭蹭進紙袋旁剩餘的胸口,用力往內填。

「還在發什麼蠢,走了。」

另一隻粗大溫暖的手按在頭上,搓著頭髮揉了兩下。

「好。」

連自己都聽得出這聲應答有多像傻憨的笑音。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