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Huracan,發音是 烏剌槓

DMMd/ Mink x Aoba

隨興創作
文章在網誌,圖片在P站,追蹤請找噗浪
ask在這邊

雖說是ミン蒼為主,並不排斥其他配對
好像也沒有雷

寫稿超龜速,不定期發片段文,完稿後會重新發成一篇完整的方便閱讀


12月CWT第2天有攤,新刊印調這邊請 https://goo.gl/forms/1Lt9CTZKA8uS2PPB2 (調查到11.26)
寒假場看情況
抱歉不會開通販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惡魔) x 蒼葉(狂人)

萬聖節的淫亂番外。

R18描寫注意。

*******************

南瓜田中間的歪斜小磚屋,一早就升起少有的緩和白煙。
名為蒼葉的屋主正在廚房爐灶邊哼起輕快的旋律。

「哼~哼哼~哼……嗯?好像少了些什麼……」

一手掌著長柄小銅鍋,一手持著湯勺淺嚐,腦袋瓜倒向一邊去,若有所思。

「…這什麼?蔬菜湯?」

「哇哇哇--嚇、嚇死我了!」

高大的黑影自背後環上,下巴抵住青藍色的髮頂,讓他想彈也彈不起來。

「你、你起床了啊?早、早安,再一會就煮好了,你先在飯桌那邊坐著吧……唉呀呀!原來是這個沒加!我怎麼給忘了!」

「哼嗯……」

高大的惡魔完全沒有要理會他指示的意思,蒼葉也毫不在意自己的腰被重重圈住,上身歪扭一邊艱辛的從流理台上抓來一只盛滿青豆的小木盆。

「嗚、哇…?」

下身的異樣感使他為之一顫,木盆裡的青豆也一顆顆抖落在湯鍋裡--雖然本來就是要加進去的沒錯啦。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

「那…你知道他調的這個配方有什麼特別的用途嗎?」

『這個嘛,與其由我解釋,你不妨向始作俑者討個親口說詞如何?』

不同於蓮的有問必答,Rulacane有時還挺愛故弄玄虛的。

此時Mink踏著粗重的腳步聲出現了,罕見的赤足以及高捲至小腿肚的褲管,圈在右腳踝上的珠鍊像一絲水線隨著他的步伐一躍一躍。
我很少有機會看到他的腳鍊,甚至是初次看他光著腳走動,各種怪訝湧上心頭。
Rulacane很識相的退讓一邊,碩大的膝頭抵著我的腳踝,那張臉就擋在視線正前方,讓我不知道眼神該往哪逃。

「覺得怎樣?」

我壓著下巴搖搖頭,不知該如何闡述內心怪異而雜亂的感受。

「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依然是搖搖頭。
他卻一副領悟的樣子。

「這樣啊。」

大掌探進髮絲和織毯底下,輪番按過額頭、臉頰和頸側。

「嗯…煙管給我。」

默默的遞還煙管,看他把餘菸叩進菸灰缸裡,一邊想著他的掌溫似乎變得比先前更火熱了。

「過來。」

擱下煙管之後,他講著毫無意義的命令句,自顧自的把我連人滾著毯子一同抱起,鬆垮的織毯落了其中一件也不管,就這麼邁開腳。

「我…我自己能走…」

「別浪費力氣。」

怯弱的主張瞬間被打飛。
進到更衣間後織毯和內褲全被扒個精光,我都沒敢再吭一聲。
在浴室內等著我的是一個長橢圓盛滿水的大木盆,刺激性的芳香和白霧籠罩滿室。

 

(待續)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

「對不起…都是我不好,居然拖累大家……」

『蒼葉,能把你救回來,是我最開心的事。換作是我遇難,你也會不計一切的伸出援手對吧?所以,我們只是在做跟蒼葉一樣的事,你不需要自責。』

『我是評估過損害範圍並自願這麼做的,你別太在意。』

「嗯……」

看著Rulacane的傷勢,還是很覺得難過。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惡魔) x 蒼葉(狂人) x ???

內文有R18描寫請注意。

角色形象參考官方萬聖節設定:
https://nitroplus-global.ecq.sc/ng01546.html
https://twitter.com/lashin_honten/status/897707582890156033
https://nitroplus-global.ecq.sc/ng01536.html

平行世界幻想文,角色性格均與原作不同。

******************

十月三十一日。
世界必然產生錯亂的日子。

那裡是人間界嗎?

也許是,也許不是。

在這麼渺無人煙的地區,有一片遼闊的南瓜田,圍繞一棟生得歪七扭八的小磚屋。
它的煙囪每天都噴發各式各色詭譎非常的煙霧,偶爾伴隨誇張的爆炸聲。

砰磅匡啷轟--!

今天的磚瓦也是華麗的潑灑一地。

「唉~~~又失敗了啊…」

屋子主人從滿佈土塵的地板拾起一頂黑色高頂的寬幅帽,抖了抖打了打再戴回頭上。
帽頂的大片染料讓他看起來像是剛打翻一桶藍油漆,其實那只是某次的色彩性爆炸留下的勳章,反正他也懶得洗掉。

「下次再轟一團黑的就又能染回來啦。」

散漫的屋主是如此認為的。

他連領帶都是沾滿化學藥劑,形成青綠與蒼藍混淆不清的斑雜色彩。
相形之下帽子的狀況還真算不上什麼。

「嗯?嗯~~~嗯!」

黑手套拈著帽緣左轉右轉,偏執地讓邊緣懸掛的三顆水滴狀粉紅寶石待在左眼側目可視的位置。
從這個角度折射過來的寶石反光看起來最舒爽了,他撩撥左頸垂掛的小髮辮,滿意的欣賞左側前方搖蕩的粉淡朱紅。
直到他發現三粒水滴襯著濃稠的橙色背景,這才想起眼前是一面破了大洞的磚牆,屋外的滿地熟成南瓜連同昏昏欲睡的夕陽滾得東倒西歪。

「呃呃呃--」

他的嘴也歪到天邊去了。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

顫巍巍抽起一口煙,同他交待的小口吸入再從鼻子呼出,鼻頭的刺痛漸驅緩和,變得腫腫癢癢的,好像有什麼堵塞的部份被開通了。
腦袋一片荒蕪,視線滯留於手中的煙管,看它襯著織毯的幾何花紋作為背景,細長的輪廓像是滲著墨水渲染作糊,似要化煙潰散,眨眨眼又見它俐落清晰的躺在掌心,彷彿剛才看的僅是斗缽騰起的雲霧化成的幻夢而已。
我也不清楚自己是否仍在夢中。
記憶庫像是一攤散亂的文件堆,恣意抽起一段,想起過往抽著煙的時期也總是一副自暴自棄的頹廢樣。
今天的我真是一團亂,從陷入雪裡到拿在手上的這管煙,全都摸不著頭緒。

「唉--」

辛香的熱雲從嘴邊虛散。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

「呼--」

離口,淡色的灰幕自一線縫溢出,順沿高俊的顏顱攀頂躍升,消散在空中。
指腹掂起我的顎,管身曼妙迴旋半圈,煙嘴突入惶恐的唇肉狹隙。

「吸一小口含著。」

我躊躇了。

比起遞煙的動作本身,更教我不可置信的是Mink主動把他個人使用的煙管拿給我抽。
他是怎麼知道我會抽菸的?我應該沒跟他說過,自己曾在少年期胡亂抽過一陣子的菸。
而且我也已經戒很久了,數年沒碰,幾乎忘記自己沾過菸。

真的,要抽嗎?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

「……這個還行。」

意義不明的咕噥,然後他的手撤離。
自剛才就臥倒在皮靴旁的織毯飛了起來,靈活的裏覆起大部份的裸肌,繞過頭頂造成連帽斗篷的形態。

「喂,藍色的!看著別讓他睡著了。」

『了解。』

深藍色的小毛團應聲踩著織毯外緣湊到裸踝邊趴下,晃了晃蓬尾望著我。
Mink站直身子,靴頭別向它處,正要離地的當下又頓止三秒。

「我去去就來。」

低沉的話語自頭頂澆落,靴跟叩擊地板的鳴響魚貫遠去。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

隨著一串皮靴的大響伴以細碎的腳掌跺步聲,我被運到客廳,才總算能觸及地面。
不只是腳,是整個人被放在火爐前的地毯上。
完全出乎我意料的落腳點,不是沙發也不是床舖,居然是地板!

Mink單膝跪在我面前,手邊攢著剛從沙發椅背抄來的兩條手作織毯。

「衣服脫掉。快點!」

發話的同時,他已動手拆下我的圍巾和手套。
我沒聽錯吧?脫衣服?在這裡?
顫抖的手指捏住拉鍊頭,自頸口下滑2公分便滿腹疑惑的僵在原地。

「Min…Min、k……?」

肩頭抖得厲害,齒排不斷在打架,臉也不敢正對他,僅是怯縮縮的朝上窺探那人的情緒。
然而一聲響舌就把我的視線打落了。

「已經不聽使喚了嗎。」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

「要拉了。」

整副手掌被緊緊掐住,我也跟著使力,讓五指牢牢嵌入,頸項用力的垂舉。
下一瞬,我還以為自己飛空了,自雪堆中飛向Mink的懷抱。
心裡仍飄著一股不可置信,自己居然真的從那樣無助的困境中脫離。
而空氣中暈染的肉桂香告訴我這一切千真萬確。

「Mink…」

抬起手想藉由擁抱來確認他的實體存在,但手套搭掛到那件黑色風衣上,接著就沒有多餘的力氣可以使喚了,僅僅只能搭著,倚在胸口上仰望他的臉龐,接受他吐出的團團白霧。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