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Huracan,發音是 烏剌槓

DMMd/ Mink x Aoba

隨興創作
文章在網誌,圖片在P站,追蹤請找噗浪
ask在這邊

雖說是ミン蒼為主,並不排斥其他配對
好像也沒有雷

寫稿超龜速,不定期發片段文,完稿後會重新發成一篇完整的方便閱讀


3月CWT有攤惹!!!!!!!

台北CWT48
day1-B08
day2-B09

台中CWTT19寄賣
day2-A05 06

高雄CWTK26寄賣
day2-B38

抱歉不會開通販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差點遲到....蒼葉生日快樂!!!!!

***************

突發的出門。
Mink將蒼葉帶到廢棄村落的遺址--的附近某處岩石山壁前。

山壁上畫了一些代表天空和鳥跟一些不知有沒有含意的幾何紋圖騰。
蒼葉認得出一部份的圖騰,與Mink教導過的一致,代表這片山壁也與神之一族有關聯。

「這裡是……?」

「供族人們長眠的神聖所在。外人絕對不能靠近的禁忌之地。」

Mink像在思忖什麼,深深吸了一口氣,長嘆般的呼出。

「等一下要從那邊進去。」

順著眼神拋越的方向,蒼葉這才發覺原以為是山壁溝槽的地方,從另一個角度看是一道天然的大裂口,彷彿自亙古時代就造好的,供人穿越的大門。

「也許你會不習慣,但不論你看到什麼,都不能發出太大的聲響,避免驚擾靈魂。他們的肉體無法感知,但靈魂能夠感知我們的存在,要以和善的心對待他們。」

Mink的話語像長者的諄諄告誡,自蒼葉頭頂徐徐淋灌。

「如果你感到不安--我一直都會與你同在,記住。」

「嗯。」

生硬的笑弧洩露著些許緊張,但蒼葉還是蕩了蕩交扣的手,讓Mink瞭解他的信任。

於是,兩人先後步入陰暗的山穴。
Mink燃起預先備好的油燈,領著蒼葉一路邁入深處,在那裡借了油燈的火,點起原本就設置在那的燭座們。
蒼葉總算看清楚石穴裡的擺設,沿壁修築的許多像巨大石階或石架的構造,幾乎所有的平坦階面都各躺著一人--的骨骸。

Mink面對最中央佈置得像祭壇的區域,單手撫胸,吐出一段以母語形成的句子。
那是很簡單的詞彙,Mink有教過,蒼葉馬上就聽懂了。
他趕緊擺出相同的行禮方式,朝祭壇講了那句話:

「同胞啊,我們前來拜訪了。」

Mink聞聲回視一笑。

「發音很標準。」

他從牆邊拿過一捆捲立的織毯,抖開塵埃舖在祭壇前的平穩地面上。

「坐吧。脫鞋子。」

蒼葉依照指示坐在毯子的正中央,蓋住了巨大鳥紋的局部,從Mink站立的角度俯瞰,那對翅膀猶如原本就展伸自蒼葉的雙胛。

「我有東西要交給你。」

Mink從風衣的內袋裡掏出一枚長型木盒,蹲跪在蒼葉面前。
蒼葉用雙手接過精工裝飾的木盒,他記得以前看過類似的東西。
小心翼翼掀開盒蓋,裡面靜靜躺著一根白淨全新的煙管。

「Mink,這是?」

「在我們的部族裡,認為人的靈魂能夠乘著煙移動,透過煙管與持有者交流。煙管便是讓靈魂連結在一起的神聖器具。」

「神具…這麼貴重的東西,要給我?」

簡直不可置信。
欣喜與惶恐錯亂成一團。

「啊啊。煙管便是靈魂相連的證明,也是相當於誓約的存在。我願在全體族人靈魂的見證下,與你締結誓約,無論你身處何處,我的靈魂都會與你相繫。」

「Mink……!」

泫然。

Mink輕捧透紅的雙頰,將額頭依在他的頭上,講出每年的這一天必有的詞句。

「感謝這一天的存在,讓你降生於這個世界,令我得以與你的靈魂相遇。」


嶄新的煙雲裊裊升起。
古老芬芳的氣息,靈魂們一個接一個踏在煙雲步道上,捧持數不盡的祝福,欣喜躍舞。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前一篇片段文的後續。
不確定還會不會寫些什麼前後接續的東西,暫時先不併稿惹。

****************

過不了多久,蒼葉手端托盤,引領一股甘酸香氳回到客廳。
陌生的氣味誘走Mink的注意,罷下手中工作直盯著托盤上的東西瞧。

兩只杯子。
一只是Mink平時慣用的白色馬克杯,一只是喝酒時才會拿出來用的透明玻璃小矮杯。
玻璃內綻滿粉紅色的花簇,在清澈熱水中飄搖競艷。

「是花茶啊……」

「嘿嘿,很漂亮對吧?要是用我的黑色杯子就沒辦法這樣欣賞了呢~」

蒼葉在Mink旁蹭了個位置,一手推轉著玻璃杯身,看上去相當開心。
Mink拿起自己的白杯,那又是另一幅不同的光景。
本該澄澈無色的茶水,在杯壁的光線折射下,形成與盛開的花叢們同樣嬌嫣鮮嫩的粉紅。

「花語是『生命』啊……」

「咦?是這樣嗎?糗了,連我這個日本人都不知道啊--」

蒼葉捧起玻璃杯,吃吃笑著。
Mink總是懂很多,蒼葉不知道的知識。

「不過這個花語跟Mink很相襯呢!」

「啊啊,是個不錯的意涵,簡短且深遠。」

目光凝視杯中粉紅,徐緩上升的蒸氣似在捧扶他的臉頰,誘他湊近杯緣。
Mink再三嗅賞花香,張唇淺嘗一口。
殘鹽的微鹹,櫻瓣滲發的花酸在舌尖上散綻,還有些許的酸中帶甘在味蕾上打轉。

蒼葉似飲非飲,揣揣不安的偷瞄Mink的表情,卻仍是那副木訥樣,看不出變化。

「覺得、怎麼樣……?」

雖然是一時順勢推薦的東西,卻也不敢十足把握Mink會不會喜歡。

「味道不錯。」

這樣的回答表示相當讚賞。
蒼葉頓時鬆了口氣。

「太好了--」

總算安逸的啜飲起來。

「這個啊,其實我也沒喝過幾次,倒是外婆比較常泡。這次會寄醃製品來,應該是想告訴我碧島也進入花季了吧。有機會的話也想帶你去看看呢,花瓣雨的景象說多壯觀就有多壯觀……」

「……喂。」

「嗯?啊,抱歉,自顧自的講這麼……呣。」

Mink驅近臉龐,交唇錯疊,舌尖在蒼葉的唇瓣上輕沾,劫走一片薄如蟬翼的粉紅。
那是連蒼葉本人都沒自覺而沾附著的調皮花瓣。

「啊咧?咦?剛才那是……?」

唐突的舉動讓蒼葉腦海裡掀起大片的花吹雪--什麼也看不清。

「沒事。」

Mink早已迅速回身,若無其事的繼續品味甘酸的粉紅。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這篇大概會分兩段寫完><

*********************

「也差不多是這個季節了呢……」

蒼葉正在整理外婆寄來的土產,翻出一罐讓人好生懷念的東西。

「這個,Mink應該沒吃過吧?」

抓起罐子,揚手晃了晃,朝隔著紙箱坐在對側沙發上的Mink招呼。
Mink放下手中正在編織的帶狀飾物,凝起眉帶著怪訝的眼神,緊盯伴侶手中的透明玻璃罐。
滿堆粉紅與大量白砂似的細粒狀結晶體,在密封的空間內癱睡成一團。

「沒。……那是糖醃的?」

眉頭不自覺擰得更緊了。
如果只是一點點糖的話,還有辦法將就著吃。
對於甜度爆表的東西……例如這種程度的,頂多指尖小沾試個味道即是極限。
如此思忖著。

「鹽醃的啦!嘿嘿嘿~」

想到能換自己有機會帶驚喜給對方,青年笑得一臉燦爛。
Mink伸手接過罐子,左窺右瞧地研究起來,神情充滿好奇和猜疑。

「是要跟什麼拌在一起吃嗎?」

「嗯--用途有很多,配菜的調理,捏進飯糰裡也不錯,還能做和菓子……」

一邊講一邊努力搜索在自己家鄉的生活記憶,想著想著口水都快垂下來了。

「不過,今天還是先做最簡單的吧!」

半瞇的笑眼裡刻意矇上一層神秘。
他很享受Mink現在這副認真卻又帶點困惑的表情。

「一會兒就好,你在這裡等一下。」

「啊啊。」

接手拿回玻璃罐,就地拋下半滿的紙箱和周遭散亂的整理中雜物不管,連人帶罐直直朝廚房投入。
原本窩在桌腳邊的毛團小狗也噠噠噠地跺著碎步跟上。

Mink拿起擱置的手工藝半成品,靈巧的手指繼續與複雜的多色繩線錯綜交舞。

「Mink--我們家裡有那種透明的……呃,庫存的餐具都放在哪裡?」

剛進廚房三十秒就發出奇妙的求救訊號。

「杯架上方的壁櫃。我幫你拿吧。」

「啊啊不用不用!你不用過來,我自己可以的!」

「……」

正要放下的手在膝邊遲疑一陣,然後又緩緩湊近胸前繼續未完的手工。
交織的繩線婉如編造中的思緒脈絡,一道道推進。

壁櫃的高度對蒼葉而言是件麻煩事,但既然他都說辦得到了,那就交給他去做吧。
顯然蒼葉打算準備什麼驚喜,才會阻止自己靠近廚房。
究竟打算,做些粉紅色的什麼出來呢?

穿線,上勾。
嘴角也跟著向上勾揚。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新的tag圖和表符,歡迎大家自由拿去用~

 

native這個詞對美洲原住民比較尊重,所以改了一個新的tag圖:

undefined

 

為愚人節做了一系列帶羽毛的蒼葉新圖~

平常的蒼葉: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臉紅紅的蒼葉:

undefined

閉眼睛的蒼葉:

 

金目蒼葉小暴露: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假設的第n次返島省親的情境。

***********************

久違的回到碧島。

兩個人一起。
帶著一犬一鳥。

腳下的土地踏起來既熟悉又陌生,紛擾喧囂的街道頻頻產出震耳欲聾的聲響。
以前的碧島,是那麼嘈雜的地方嗎?
應該是山林的生活太安靜了吧,長期的兩人世界,相形之下的碧島堪稱大都會。

但在邁入瀨良垣家門的那一刻,威天巨吼馬上讓蒼葉找回了實感。

「你這個笨孫子!說過多少次要你到家前打個電話通知一聲!突然開門闖進來是想嚇死多少人啊!」

「哇啊啊!外婆!說是多少人…可是家裡不就只有妳一個……」

「對啦!人只有一個,心臟也只有一顆啦!有你這種孫子,幾顆心臟都不夠用呦……也不替老人家著想一下啊!」

「對不起嘛外婆,不小心又忘記了……下次一定會記得的啦……」

「哼!」

外婆的怒吼聲依舊中氣十足,這反而讓蒼葉寬心不少。

老人家側頭一甩,與蒼葉身側的高大男子對上眼,那副異國面容仍然是毫無表情,彷彿早已習慣瀨良垣家的招呼風格,從一開始就呆站一旁,靜待祖孫倆吵完這齣家庭小劇場。
男子單手撫胸,朝著老人家微垂首。
那是在他部族裡最具敬重意義的行禮動作。

「願神賜福予您。……祝您安泰無恙。」

前半段是他自己的母語,後半段是配合多惠婆婆而講的日文。

這不是多惠婆婆第一次聽他講族語了,打從初次的正式歸鄉拜訪,他一直都是用這種形式向多惠婆婆致敬。
老人家聽不懂他族話,但也沒展現太大的震驚,反而是當年蒼葉曾經緊張的試圖解說,卻換來她淡定的一句「聽語調就大致猜得到在講什麼了。」

久違的獨特行禮讓方才旺盛的氣焰頓時化為徐風,老人家舒緩了一臉皺紋,鼓起暖洋洋的酒窩。

「Mink啊……歡迎回家。」

「啊啊,我們回來了。」

這句話像是順手塞了蒼葉滿口糖,笑彎著眉,傾身看了看Mink,又扭頭朝外婆投了一臉傻笑。

「嗯!我們回來了--!」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獨白形式。

******************************

被拋下的經驗太深刻,偶爾還是會有剩下自己一個的錯覺。

自以為維持穩定生活就沒有問題,其實仍懼怕自己是被遺留下來的那一個。

憂鬱會傳染,所以我也可以選擇不要讓他散播出去。

閉口不提。
讓日常看起來就跟日常一樣。

卻察覺它一天天的在發酵。
生臭生酸,化作它成長的養份,如此的自我循環。
一團團加大。
一層層變厚。

以前族裡的長者是怎麼教的?


--吸汲一口取自大地母親的煙,聆聽靈魂的聲音,與它對話。


這是我族的知識,智慧的結晶,卻也招致我們的滅族。
我以它為傲,同時害怕它。
擁抱的同時也想推開它。

錯不在它,而是外面世界的貪婪。

明知知識本身沒有錯,我的靈魂卻是如此的彷徨失措,懷疑是否該繼續使用這些技藝。

又有人來尋求香料配方了,三番兩次的在鎮上糾纏。
憂愁與恐懼在啃噬我的靈魂。
不,別再奪走我的族人,我的至愛。

我起疑了。

懷疑這世界又將留存僅我一人。

蒼葉,你還在我眼前嗎?
還在我懷裡嗎?

別告訴我這一切只是幻覺,我無法承受。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日常一隅的小段子。

*******************************

今天是兩個人的上班日。

意即,可以同路回家。

蒼葉的下班時間是比較早的,打工的雜貨店也離家較近。
即使如此,他還是寧可繞些遠路,一下班就朝離家更遠的民俗工藝坊直奔而去,等待晚他一個多小時下班的Mink一起回家。

他喜歡看Mink工作的模樣。

明明就只是一再重覆類似的手工動作,卻怎樣都看不膩。
他經常痴痴傻笑,連手裡抱著的毛團小狗都忘了搔。
Mink的同事們也經常忘記自己還在趕工,一雙雙眼睛盯著這位偶爾降臨工坊的天使,享受輕鬆愜意的午後時光。

時間到,工作進度告一段落。
Mink抱起一袋材料,肩負鸚鵡,蒼葉揹起裝有小狗的輕便背包,一前一後踏出店門。
身影若即若離,步伐一大一小,蒼葉總是要用稍快的腳步才能跟上Mink的穩健邁行。
他從不嫌累。
因為他知道,不論Mink行向何方,他永遠都追得到。
他喜歡這種經歷努力之後跟上的踏實感。

逐步漸遠,城鎮的房舍被他們拋諸身後、棄置山腳。
環身四周沒有閒雜人等的聲音,蒼葉盡情地將自己的話語揉入風嘯葉騷之中,Mink則是有一搭沒一搭的點綴這串天賴。

西傾的日輪散灑金光,誘來大批的昏灰暗藍爭相吞噬,在旋風的鼓吹下持續增生。

「……喂。」

『啊啊。』

Mink中途叉斷蒼葉的閒談,朝左肩拋了個眼色,粉紅大鸚鵡隨即振翅飛離。
步伐仍在行進,蒼葉尚未釐清狀況,懷中就被塞了Mink原本揣在手中的牛皮紙袋。

「拿著這個。」

「啊…好。」

狂風呼嘯。
空氣中興起一股泥土味。

Mink解下風衣鈕扣,一顆,兩顆。
他扯開半邊衣襟,側步將身邊人罩在腋窩下,形成臨時的帳罩。

「Mink?!……啊。」

滴。

答啦。

滴滴答答。

淅瀝瀝--

天賜的恩澤。
Mink似乎是這麼說的。

豪邁的行距縮幅減半,結成一團的身影在密佈銀白細絲的世界中緩步前行。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MinkAobaNovel6_cover_blog.jpg

CWT48新刊

day1-B08
day2-B09

書名: Deer, Mink, Maize, December.

DMMd / Mink × Aoba

收錄網誌裡的完稿文章,出刊版本有做過修飾和加筆。
全小說約46,000字。A5書120頁,敏蒼價390元。
尺度R18,購買請出示證件。

篇章標題:

《Cedar will...》
《Deerstalker》
《酉歲之末》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龜速磨了一年終於連載完惹qqqqqqq
把別的片段文也併進去了。

R18描寫注意。

******************

「哈啊啊……呼……」

客廳的暖爐火起得正旺,沙發上搖曳著自地毯延伸上來的長條人影,影子的主人身裏兩三條毛毯盤坐著,曲起的雙腿圍住一團深藍毛球,兩手相互搓揉生溫,貼在嘴前呵氣,再伸直手臂朝爐子取暖。
窗外正是下雪天,玻璃上爬著一朵朵半透明的六角花。
好消息是,這裡的小市鎮每逢入冬就會進入半休止狀態,不論民俗工藝坊或雜貨店的員工都得以長休過冬。
壞消息是,這還算不上當地真正的嚴冬,它只是個開始。
在高緯度地區過冬也不止一兩年了,在南方島嶼成長的身體還是很難適應這邊的氣候。
Mink端來兩只蒸氣騰騰的馬克杯,吐了一口長長的氣,撲得白霧紛亂。他將高大的身軀也壓縮在暖爐前的小空間裡,兩團人影湊成一團。

「真的受不了的話,趁飛機還沒停飛,暫時回碧島吧。」

「碧島太熱了,喝不到你泡的熱可可我才真的會受不了~」

我笑嘻嘻的接過黑色馬克杯,小心地捧在胸口。

「哼,這樣嗎。」

Mink輕哼,啜飲手中的黑咖啡,一手搭在覆了數層毛毯的肩頭,指尖隨興地撩撥髮絲,把它們和糾纏的羽飾重新梳分開來。

「哇~好香喔!裡面加了肉桂和薑嗎?」

「差不多是那樣。還有幾種種子磨成的粉末。對血液循環很有幫助。」

「是Mink特調呢~」

「什麼?」

「沒事,我是說,這個很好喝~」

Mink部族特傳的配方,別的地方喝不到,專屬於這個季節,專屬於自己的特調。
雖然是杯苦苦辣辣的香料熱可可,卻讓我像灌了滿嘴蜂蜜酒,甜滋滋的一頭醉倒在Mink胸口。

「Mink,再講那個柏樹的故事給我聽嘛~」

「自己都背得出來了吧。」

「我還是比較喜歡Mink的版本嘛~」

「愛撒嬌的小鬼永遠長不大。」

Mink摟著我,側頭貼在耳邊低語,逗得我吃吃笑,知道他這是答應要講的意思。
柏樹的故事,那是個每逢下雪天就會令我憶起,對我們而言別具意義的故事。就像手中這杯熱可可,苦苦辣辣,卻又甜得讓我沉醉其中。

當年,也就是我在這裡渡過的第一個冬季的某一晚,也是像這樣倚在他懷裡,第一次聽他講了柏樹的故事……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