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MMd / Mink x 蒼葉

敏蒼同居生活日常。

******************************

「自古以來在這片大地生存的住民,有三種賴以維生的重要作物。玉米、南瓜、菜豆,從創世之初一直陪伴各部族的人走到現在,就像大地母親一樣溫柔守護我們的生活。這三種作物經常被種在同一塊田裡,看起來就像感情親密的家人,在許多部族裡尊稱為三姐妹。」

「這麼說來,這一碗就是…」

蒼葉用頓悟般的眼神看著手中半碗的金黃。

「因為是用三姐妹做成的料理,就直接叫三姐妹。其他地區有類似的食物,但不一定會用上南瓜和菜豆。你看到的碎粒是粗玉米粉,以它為主,每個地方都有自己的特色配方,有拌入五穀或碎肉碎菜的,這種玉米糊料理有個通稱叫grits。」

正因為是玉米文化的古老發源地,與玉米相關的詞彙又多又雜,也只有像Mink這種土生土長的住民才能洞悉得如此透徹。
蒼葉邊聽邊吃,轉眼已經所剩無幾。

「難得你都特地買了,要不要也吃些?」

再怎麼說也是Mink付的錢,就這麼獨吞也很不好意思。
Mink面無表情的接過木碗,單手撫胸講了一串蒼葉聽不懂的句子之後才開始用餐。
不是日文也不像英文,大概是Mink原本的母語吧。
在一起生活之後,有時會聽到Mink用母語喃喃講些什麼。
雖然聽不懂,但是總能感受到講著母語的Mink被一股安祥的氣氛包圍住,看起來很沉穩,但也有種孤單的感覺。

嚼食的動作很優雅,從表情依然看不出情緒。
蒼葉一手撐在桌面托腮,若有所思。

「像三姐妹這樣的料理,是Mink喜歡的口味嗎?」

要是喜歡的話,也許下次可以嘗試自己煮一頓類似的餐點,這麼思索著。
木湯匙的動作明顯停頓,一雙金黃瞳眸直勾勾的盯過來,蒼葉的肩頭不自覺地繃緊一聳。

「說不上喜歡或不喜歡…我沒想過這種問題。」

認真困惑的眼神,怪異的答案,讓蒼葉瞪大眼睛。
平時烹調的口味多有被批評的時候,還以為Mink是對飲食喜好有所堅持的人,沒想到他意外的連自己的好惡都很遲鈍。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敏蒼同居生活日常。

*******************************

「Mink。」

「怎樣?」

蒼葉放慢進食的速度,若有所思的嚼著食物抬頭發問。

「剛才看你在櫃檯,只說了『一碗』對吧?這是這種食物的名稱嗎?」

這個地區除了數種原住民語,即使是通用的英文之中也含有大量方言、俚語等,都是蒼葉非常陌生的用語。
明明是聽得懂的單字,也無法確定它真正代表的意涵。
只要一有機會,他就會像這樣試著跟Mink討教。

「只是因為這家店的菜單上,只有這一項食物會用碗盛裝,對店家講『一碗』就知道要買什麼了。這一帶的常客都是這點餐的。」

聽起來是內行人的點餐方式,不過蒼葉更相信眼前這男人只是慣於無所不用其極的把需要使用的詞彙量縮到最少。

「常客…Mink也是嗎?」

難以想像Mink對特定餐飲店執著到經常光顧的模樣,蒼葉覺得這很稀奇。

「有一陣子…在你剛住下來的那段時期,來這邊吃了好幾次。」

語帶隱諱,眼神飄向斜對面的房舍,低調的異樣反應讓蒼葉愣了三秒後會意過來。
「那段時期」--曾經把蒼葉逼到精神崩潰邊緣,在同居的情況下卻被Mink徹底當空氣,完全拒絕互動的整整三週。
每天煮足兩人份的三餐料理,不斷嘗試各種菜色,Mink卻連一口都沒吃,也沒另行下廚,顯然都是自行在外解決吃食的,也因此有比現在更誇張的早出晚歸作息。
也就是說,在那個時候成為這家店的常客。

當時的Mink是抱持什麼心情坐在這邊用餐呢?
不過,就是因為知道了這間店,才有機會像這樣帶自己來品嚐美食啊!
想到這邊,蒼葉呆愣的神情又化為柔和,甜甜的曲起笑弧。

「料理本身的名稱有很多種,在這一帶的聚落都稱為『三姐妹』。」

Mink繼續解說。
或許也帶有強制變更話題的意圖。

「三姐妹?」

吃得滿臉香的臉龐又瞬間傻掉了。
怎麼聽都不像是菜名的稱呼,也無法想像這樣的料理跟女孩子有什麼關係。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敏蒼同居生活日常。

*******************************

女孩配合的用食指跟Rulacane握「手」,一邊用閃亮眼神看向Mink。
蒼葉也看著Mink微微蹙起的眉頭,那副有些困擾的模樣很讓他開心,樂得想看看Mink會怎麼應對這樣的場面。

「也沒特別教。自然而然就會講了。」

金黃色的眼眸冷冷地朝粉紅大鳥瞥了一眼,機靈圓潤的鳥眼也挺有默契的與他對目,收回爪子撲撲翅膀回到女孩踮腳也搆不著的高大肩頭。

「真的好厲害哦--」

Mink已經端起一碗一盆朝旁邊的座位區走去,女孩滿是崇拜的眼神仍在背後不斷投送,讓蒼葉覺得又尷尬又好笑,努力耐住全身顫抖跟到座位上。

「Mink你、會會不會太冷漠了了啊?」

講話時依舊忍不住笑得語句顫抖。

「這很普通吧。…吃這個。」

Mink把手上的木碗推到蒼葉胸前,香氣直撲顏面,口腔內失控的堆滿貪欲的分泌液。

「謝謝。Mink呢?不吃嗎?」

這男人很少做出特意招待的舉動,蒼葉看看手中接過來的碗又看看那張木訥的臉,看不出個所以然。

「我晚點。」

表情毫無變化的拎起一顆櫻桃餵給Rulacane。

「那,我開動了!」

短暫的雙手合十,抄起木湯匙往碗裡開挖,更多的蒸氣從金黃膏泥和半糊顆粒間湧濺出來,彷彿噴了蒼葉一臉奶油。
勻稱的黃泥間漫佈一顆顆青綠色和棕黑色的不知名豆類,看起來很像顆粒較粗的南瓜薯泥沙拉,但不論質感或樣貌都跟蒼葉在日本看過的相差太多了。
一匙送入口中,鹹鹹甜甜的,不像馬鈴薯泥那般綿密的口感,而是打碎的南瓜和玉米做成的糊粥在奶油中起舞。
嚼到整顆的豆粒時又會噴發清新的菜豆香,形成絕妙的平衡。

「Mink!這個好好吃!」

「啊啊。」

圓鼓鼓的臉頰一邊驚呼一邊撐起笑臉的模樣十分滑稽,Mink什麼也不做,就只是單手托腮把一切看在眼裡,心底想著這傢伙為什麼吃個東西也要同時間忙於這麼多顏面動作,活像個天真的大小孩。
站在桌上專心啃櫻桃的鸚鵡都比這個大小孩安份多了,腳爪攫住果實用喙邊啄邊轉動,俐落地清理到剩下乾淨的果核再一口咬碎吞下。
機械寵物原本就沒有進食的必要性,不過近代的設計講求擬真,較新的機種都附有處理生機飲食的系統。
如果是蓮這種老舊機種就得逼免異物及水份導致系統故障的危險性,不能執行用餐行為。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敏蒼同居生活日常。

*******************************

「現在…事?你在說、什麼…?」

「就是指現在的事。」

無所謂的口氣隨著輕風拂過耳際。
這種不打算詳加解釋的態度,讓蒼葉不知該怎麼繼續問下去,就只能安靜跟隨靴跟的響聲。

一下左拐,一下右彎,來到一處由多個路口交會的小廣場,Mink突然開口說話了。

「星期二的話,這邊會聚集一些臨時攤販,是從鄰近幾個村鎮過來的。」

不過,今天不是星期二。
蒼葉看著偶有行人和車輛行經的路口,一邊「哦--」的在腦中描繪想像圖。

「這邊。」

Mink在路口挑定其中一個方向,毫無遲疑的走下去。

「好香啊…」

走得越深入,食物的香氣就越濃厚。
這條路上似乎聚集許多餐廳和小吃店,是蒼葉沒有來過的區域。
還在好奇得東張西望的同時,身邊的高大男人直直朝飄著奶油香的其中一家店走去。
這間店舖的其中一道窗口改裝成販售台,掛了一面大木牌寫著一些潦草字樣。
窗內就是廚房,一位大嬸正使勁地甩打麵團,氣勢駭人。
相比之下另一位倚在窗邊翻閱雜誌的雙麻花辮女孩則是十分靜雅。

「一碗。」

Mink在窗檯木板上按了幾枚硬幣,簡短地交代。
女孩抬頭他一眼,數了數硬幣之後收走,身影自窗檯邊消失。
蒼葉好奇的貼到他的手臂邊,認讀木牌上的手寫字,卻怎樣都找不到名為「一碗」的品項。

沒一會,女孩再度回到窗檯邊,放上一只盛滿食物、插著湯匙的木碗推向Mink那一側。
Mink剛要拿起木碗時,女孩又推來一個小木盆,裡面是幾顆櫻桃。

「給鸚鵡的。」

原本木訥的表情出現變化,在看向Mink肩上的Rulacane的時候展露靦腆的微笑。

「牠好漂亮,我可以摸嗎?」

『哦!小姑娘真有心呢。不過,這身羽毛可不好整理啊,作為代替,我用爪子跟妳握手如何啊?』

Rulacane說著就自動自發的跳到窗檯上伸出一邊的腳爪,讓店舖女孩驚奇得不得了。

「呀!好聰明的鸚鵡!先生,這些話都是你教牠講的嗎?」

這個地區並不流行機械製的寵物,Rulacane完全被當真的鸚鵡了。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敏蒼同居生活日常。

********************************

「Mink!」

蒼葉兩步併一步的湊上前。
Rulacane威風凜凜的降落在Mink肩頭,搶先打了招呼。

『真難得今天下班後沒直接來到工坊裡呢。』

帶著閒談口吻,一邊扭頭用喙順理飛羽。
蒼葉突然想起自己沒照慣例去接Mink下班,說不定讓Mink擔心了一番…想起來就更加心虛,語聲唯諾。

「我、我原本 打算買完咖啡豆就過去的,不小心逛街逛到忘記時間…Mink,對不起…」

今天的時間感一直很混亂,雖然是準時下班,但是夏令時間影響的關係,總有提早下班和時間未到的錯覺,一邊逛街一邊覺得還早得很,彷彿身處靜止的無限時間之中,直到Mink前來破除魔咒,時間才再度流動。
一道長息帶起Mink胸口明顯的起伏,輕輕、淡淡的口吻吹入風中,挾著風旋滾滾來到耳畔。

「沒什麼好道歉的。…在這邊正好,跟我來。」

落個句號就轉身直直走出去,也不給人反應或質疑的時間,蒼葉只能剎那的錯愕,驚急追上沿途灑落芳醇肉桂香的深色背影。
行至路口,靴頭轉個方向繼續前行,步伐有意無意的緩下,讓後頭的人能追到肩側併行。
眼旁兩側的招牌一個接一個晃過,這方向顯然不是回家的路。

「Mink,是有什麼事要辦嗎?」

「辦事、嗎…」

瞇細一線的眼瞼含夾金黃瞳仁,看向風中浮騰的狹隙,彷彿試圖從中勾出適當的答案。

「也沒什麼特別的。不過,正因為沒有特別要做的事,剛好適合做現在這樣的事。」

額頭順著微風側傾,只讓身邊人瞧見那道甜柔上揚的嘴角弧,害他差點醉得迷茫軟腳。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敏蒼同居生活日常。

***************************

「天啊Mink看到我寄這種內容會怎麼想…」

『蒼葉,冷靜一點!只要好好解釋,Mink一定能明白的。』

「嗚,也對,他應該看得出來不是我發…的吧?總之得趕快寫一封新的訊息去道歉…」

手忙腳亂的輸入幾個符碼,連一句完整的「對不起」都還沒湊齊,電話鈴聲就自動響起,把蒼葉嚇得差點摔一跤。
螢幕上顯示的來電者不是別人,正是Mink。

「慘了慘了,一定是看到訊息了!」

三秒的猶豫之後按下接聽鍵,發語之前舌頭牙齒還在互相打結。

「那個、Mink、我…」

「人在哪?」

Mink的聲音聽起來相當沉著,無法捉摸情緒。

「咦?我?在…有好幾間賣鐵器具的店,門口擺很多木箱,旁邊布莊外牆掛一面好大的毯子,是兩頭牛的圖案…」

雖然這一帶是認識的路徑,但蒼葉還記不住路名。
當地人也不太用路名指示方向,通常是直接用人名、店名來稱呼特定的區域。
在記住如此複雜的名稱之前,就只能粗略的以外觀特徵去描述地標了。

「乖乖在原地等。我隨後就到。」

「啊?喂?Min…」

電話已被擅作主張的掛斷。
Mink什麼都沒多講,依然搞不懂他在想什麼。
說要直接過來…不是還在工坊上班嗎?

「啊…已經是這個時間了。原來我閒逛了這麼久,該不會讓他擔心了吧…」

四時半,正好是Mink的下班時間。

蒼葉選了一面乾淨牆壁當作靠背,一邊想著等一下要好好解釋簡訊的事,一邊像在排遣不安的用手指反覆搔抓蓮那渾身抖擻的深藍長毛。
蓮也很配合的用小腦袋瓜頂上蒼葉的手,成功博得蒼葉欣慰的笑意。

腳下的影子又打斜了一些,襯著涼風,彷彿那些影子是被風吹著跑的,而且有一道跑得特別快。
是哪一家晾的披肩被吹走了嗎?
過去,又過來,過去,又過來,是凌駕於風之上更具有自我主張的形體。
忍不住抬頭一窺真面目,發現影子的主人就在正上方盤旋。

「Rulacane!」

粉紅大鸚鵡無視蒼葉的叫喚,盡忠的作為引導標示持續在高於屋頂的空中畫著一遍又一遍的圓。
蒼葉精神振奮的左顧右盼,數分後在其中一側的路口盼到熟悉的高大身影。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敏蒼同居生活日常。

****************************

按照夏令時間,現在是下午三時十五分,距離Mink的下班時間還有一個多小時。
蒼葉通常會直接到工坊等他下班,不過今天改了主意。

「稍微換一下路線,先去食品行買點咖啡豆好了。」

Mink有夜讀喝咖啡的習慣,蒼葉有時也會順手替自己泡一杯,因此咖啡豆的消耗量一直都很大,最近又要見底了。
專賣咖啡豆的小店位於小鎮繁華區,與Mink任職的工坊完全是不同方向,自己先去買就不用麻煩Mink下班後多繞遠路。
蒼葉是這麼想的。
本想早早買完早早去工坊,卻在商店區逛得入迷。

牽著馬匹馱著貨的叫賣商人、用押韻腔調么喝的搭篷小攤販、一屁股坐在門口替裝修中的店家漆繪新招牌的工匠,雖然對於已適應此地生活的蒼葉都不是太稀奇的場景,卻還是會因為喜歡這樣的氛圍而多加逗留。

--嗶哩哩!嗶哩哩!

『蒼葉,有簡訊。』

通訊器和蓮發出的聲響把蒼葉散漫的注意力拉了回來。

「對耶,真難得,會是誰呢…」

按開操作面板,簡訊內容一躍投射在眼前。

 

 HONEY! date with me.
 Let's enjoy a HOT SEXY night.
 I'll show you MORE...

 

「呃…這個是…廣告、簡訊,對吧?」

一字一字讀來,尷尬滿心中。
就算換了一種語言,這種煽情式的手法看來是全世界共通。

『啊啊,偵測發訊來源,看來是區域性隨機發送的廣告沒錯。沒有附件或網址,目的應該是引誘人回撥電話。』

可靠的小狗狗立即做了訊號搜尋和掃毒檢測。

「謝啦,蓮!不是含毒郵件就好,直接刪…啊嗚!」

邊走路邊顧著操作按鍵,一腳絆到路邊堆放的木桶,一時失了平衡。

「唉呦喂…還好反應得快,沒踢翻也沒摔倒。…咦?」

低頭定睛一看,投影螢幕上顯示的並不是刪除成功的畫面。

「糟、糟糕了!蓮!」

而是信件內容已轉寄成功的通知。
收件人是Mink。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敏蒼同居生活日常,Mink大大還沒正式出場。

******************************

難怪今天Mink會特別早起又特別早出門上班,只在餐桌留一份早餐就不見人影。
早上進店門的時候還覺得店長怎麼特別早來上班,店長除了平時的道早安還特別加問一句「Are you OK?」
真是神經太大條了才會一直沒發現時差的事,現在簡直自責到無地自容。

「沒問題的!這事很常見,別對它大驚小怪的,哈哈哈!早上以為你是身體不舒服,出門耽誤了時間還硬撐著來上班,擔心死我了,知道你健健康康的我就安心啦!」

「可、可是這樣上班時數…」

「我說蒼葉啊!如果你今天『準時』上班的話,就表示要比平時少睡一小時對吧?」

老闆一手撐在櫃台桌面,歪斜肩膀也歪斜著眉毛與嘴線,似笑非笑,食指尖像在輸入什麼思緒的頻頻敲打桌面上根本不存在的按鍵。

「要是你因為少睡這一小時導致工作時精神不濟的話,那可就是我的責任喔!如果堅持計較工作時數的話,你今天還是會晚一小時下班,結果又要晚一小時睡覺,這樣下去根本沒完沒了嘛!反正人們每年都會被夏令時間偷走一小時,不過是自然現象而已,無視它就行了!」

「這、這樣真的好嗎…?」

「可以的!可以的!到了冬令時間那一小時又會自動還回來的,神奇吧!說不定你又會迷迷糊糊的提早一小時來上班呢!哈、哈、哈!」

『以蒼葉的性格推算,這種情況的發生機率會比一般人高出許多。』

蒼葉手邊的提包開口縫裡突然鑽出一團深藍色絨毛小腦袋跟著答腔。

「蓮!夠了夠了快住口!怎麼連你也這麼篤定啊…」

「小狗狗還是一樣精明呢!好啦,聽懂了就快快下班做自己的事情去吧!」

老闆鎖完店門就兩手插口袋哼著輕鬆小曲揚長而去。
蒼葉站在門外看著斑駁半褪色的雜貨店招牌,依舊缺乏下班的實感。

「…好吧,先把時間調正確,再來思考要去哪裡做些什麼。」

『蒼葉,對不起,我的系統裡沒有搭載夏令時間的換算程式,沒能即時提醒你時間更改的事情。』

毛絨絨小型犬又從提包裡探頭出來,蒼葉則是笑著搔搔那個可愛的小腦袋。

「沒事的,蓮。店長也說沒關係了。說來是我不好,沒注意到要幫你裝時區換算程式。事不宜遲,現在就來下載和對時吧!還有回家之後,家裡的也要……啊。」

山上的那個家裡,一直都沒有時鐘。
Mink連手錶都沒戴,他是怎麼知道時間的?
就連今天的夏令時間更換也不會讓他錯亂,真不可思議。

『蒼葉,思考過度的話腦袋會當機的。』

「啊,謝謝你,蓮。我沒事。」

再度搔了搔柔軟豐厚的深藍毛叢,露出溫暖的微笑,浸沐在陽光與微風之中。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x 蒼葉

 

敏蒼同居生活日常,Mink大大還沒正式出場。

*************************

「蒼葉,嘿、蒼葉!該打烊啦!我可不想失手把你鎖在這裡一整晚, Mink可是會抓狂起來把整個鎮從底掀起來倒著擺的啊!」

店長的催促聲從貨架堆裡喚出一顆青藍色的腦袋,對於超乎想像的時間飛逝感到不可思議。

「哇!這麼快?抱歉抱歉,我這就來!」

雖然貨架的整理工作十分繁瑣,這裡畢竟是間生意清閒的鄉村小雜貨舖,對於效率啊業績啊都是毫無壓力。
這一帶的店舖大多如此,員工在約定的時間上下班,工作做不完也無所謂,下次上班再繼續就可以了,悠閒的生活步調與碧島那種應接不暇、時不時要外出送貨的忙碌很不一樣。
剛就職的時候還因為太急於找事做而嚇壞老闆,以為是心理壓力過大、有什麼精神創傷之類的,時不時就要關切一番。
不過,再怎麼適應悠閒,平時這時候早該做完的事,怎麼今天會做不完?該不會是散漫過度了吧……

「奇怪,今天明明也是一點開始整…嗚啊!店長!下班時間還沒到啊,你別嚇我!」

一看手錶,距離下班時間還有一小時,證明自己的時間感沒有出錯,工作效率也沒有什麼誇張的劣化。
店長大眼圓瞪,看看自己的錶又看看牆上的鐘,然後一副豁然開朗,飛快彈出左右食指瞄準蒼葉。

「啊哈!你忘記今天是夏令時間了對不對?原來是這樣、原來是這樣!抱歉我該早點注意到的,哈哈哈!太好了!哈哈哈…」

夏令時間。
因應夏季日照時間增長而改動時區差異,讓人們可以提早開始作息的制度。
也就是說,今天開始的時間都要加快一小時…

「所以現在…下午三點?我的錶是兩點,那我來上班的時候、不就……店、店長!真的很對不起!那、那個,我該怎麼…」

遲到一小時。
以日本標準可是重大失態,就算因此被免職也不能有怨言的程度。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MMd / Mink

Mink視角回憶過往。

有大量假想的背景和角色設定。

******************

當晚即刻帶一票部下到目標物的住家附近準備埋伏綁人,卻發現兩個黑夾克屋內逗留,在附近盯哨的部下也傳來目擊消息,有一整群Morphine鬼鬼祟祟的不知道要去哪裡。
東江的爪牙會摸到這裡,表示他們很可能跟我盯上同一個目標,我們必須搶先一步逮到人。
另一批跑走的應該也跟這件任務有關,謹慎起見,就派盯哨的繼續跟蹤。
我則是領人衝進屋內先把那幾個黑夾克敲昏,檢查室內沒有任何住戶,正要做進一步調查的時候,那個冒冒失失的冒失鬼自動進甕被我們逮個正著。

把人綁回基地,趁他昏迷時搜過身,沒什麼可疑的物品--除了那個藥盒之外。
做過簡單的化驗,成份非常不妙,是一般人吃了會對腦部造成損傷的重度藥物。
普通醫院不可能開這種處方,不,這種管制藥品就連白人國度的黑社會都極為罕見,一介市井小民是怎麼搞到一整盒的?
有些問題顯然得問本人才知道,不過這個白痴開口閉口只有外婆,完全無法正常談話,我甚至懷疑他已經嗑藥嗑到腦殘。
乾脆略過質問,直接測試危機狀態下的聲音反應,也要逼他乖乖就範,比起揍人和拷問更有用的做法就是強姦,損傷小、效力大。

出乎我意料,這個冒失鬼的力量異常強大。
被逼到絕境喊出的聲音,直接讓在場所有人昏厥。
那隻機器鳥是唯一不受影響的,我則是活物之中第一個恢復意識的。
依稀記得在我失去意識之前,有個強烈的意念進入腦中,要逼我放棄一切。
我在堅持復仇與放棄復仇之間痛苦掙扎,腦中一一浮現的族人面孔讓我硬是咬牙撐住信念,卻也因為過度的精神耗弱而短暫的失去意識。
比起我的狀況,那些部下更像是果斷的接受「放棄」指令,早在我昏迷前一個個倒下,還比我晚醒來。
如果不是親身經歷過這種抗衡,很難相信所謂的精神攻擊和聲音操控居然真的存在。

Hurac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